新闻中心
98岁老教授开直播讲长寿“实力圈粉”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教学 >
98岁老教授开直播讲长寿“实力圈粉”
时间:2021-03-17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原标题:98岁老教授开直播讲长寿,“实力圈粉”!

  你能想象,当近百岁的学术“大咖”触网直播,是一种什么画面吗?

  战“疫”这一年,98岁的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我国人口学、老年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邬沧萍也玩起了直播,作为高龄学者,他分享健康长寿之道,谈论学术观点,并为“00后”在“云端”送去寄语。

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邬沧萍在家中迎来直播首秀。人民大学供图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邬沧萍在家中迎来直播首秀。人民大学供图

  直播之外,他每天仍读书、思考、写作,并在集中精力修订一本20年前的老教材。

  “我提倡健康老龄化,自己必须亲身参与,否则无法说服人!”作为健康老龄化的提倡者和践行者,已近期颐之年的邬沧萍给自己定了不少小目标,他说,“我还有人生的价值,我还要发挥正能量!我想看看,一个知识分子的潜能有多大。”

  98岁老教授成直播圈“新人”

  “上午好!今天,我很高兴有机会来大讲堂,跟大家一道探讨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我今年98岁,准确地说,是97.6岁……”这是4月17日,邬沧萍的直播首秀,也是“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大讲堂”战“疫”特别节目的收官之作:背后是大红的横幅,眼前是直播镜头,身穿蓝色西装、佩戴红白条纹领带的邬沧萍为大家带来精心准备的云课程《存在决定健康长寿——高龄学者谈健康长寿的学问》。

  画面中,邬沧萍声音洪亮,全程脱稿,一个小时洋洋洒洒的讲课中,他分享了一个核心观点:人类的健康取决于人类的生存、生活的外在环境条件和人际关系等,还取决于人们一生的经历和遇到的所有事情。

  结合肆虐全球的疫情,邬沧萍谈到,一直以来,全世界都认为发达国家的老年人绝大多数死于无传染的慢性病,只有发展中国家有相当一部分人死于传染病,“这次疫情显示,发达国家的老年人传染率比较高,死亡率也很高,这与其社会制度有关,医疗卫生政策在保护全民健康方面所存在的公平公正问题值得深思。”

  尽管没有年轻人惯用的弹幕、刷礼物等花哨设置,但鲜明的观点和丰富的内容,依旧帮助邬沧萍“实力圈粉”,吸引1.3万多“粉丝”在线观看。一名网友特意留言:“仁者寿,勤者寿,乐者寿。邬老已近期颐,长寿人分享长寿研究,很受启发。”

  而大家不知道的是,为了“备课”,邬沧萍准备了一个多月,不仅系统梳理了国内外关于健康老龄化的最新研究成果,还结合多年治学所获,凝练出核心观点。“我就是直播界的‘小学生’!”他特意向亲朋好友请教直播知识和网言网语,正式直播前还预演了好几次。

  首秀之后,还有续集!今年秋季以来,邬沧萍又参加了两次直播,一次是北京科学会堂邀请的学术报告,另外一次是9月24日,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新生开学典礼。

  那天,两位人民大学的博士生来到家里,打开了手机镜头,邬沧萍则结合90多年的人生阅历,用他那浓厚的南方口音,为“00后”的孩子们讲授“开学第一课”,“同学们应该首先学做人,做有价值的人,做对国家有用、对社会有用的人,要树立人生目标,成为社会栋梁!”

  会用微信还熟知网络流行语

  直播只是插曲,如今,在邬沧萍的日常生活中,读书、写作、思考才是主旋律,他思维敏捷,头脑清晰,精神健旺,每天都要工作五六个小时。

  和暖的冬日,东南向的书房中,阳光洒满书桌,桌上摆满了邬沧萍翻看过的书报资料和政策文件。正中的台灯下,一把放大镜格外显眼,因为视力严重退化,放大镜是他读书的必备工具。

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邬沧萍在书房阅读。人民大学供图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邬沧萍在书房阅读。人民大学供图

  邬沧萍看书极认真,重要的书籍都会多次反复阅读,被他翻阅的书往往有不同颜色标记的直线、波浪线、小三角、小圆圈等多种符号,并附有密密麻麻的笔记。

  书桌侧边的文件架上,堆放了三四十厘米高的剪报。剪报旁,码放了一叠透明资料袋,里面按照不同主题装着各种剪报资料,标注有“健康行动计划”“医养结合”等关键词。说起这个,老先生颇为得意,“这是我原来在海关工作时学到的方法,把每个研究问题相关的素材积累在一起,不会乱,到写文章时再取出来,这样写起来很快!”

  最近十几年,来自安徽的保姆夏女士一直在照顾老先生的饮食起居。她记得,十多年前,为了写文章,不善操作电脑的老人经常找学生和博士生求助,“看到邬老师这样着急,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为他做点事?”她花了半个月时间练习拼音盲打,并向邬先生的学生请教如何使用Word中的后退、删除、粘贴等功能,之后就慢慢上手了,“就是敲字慢一些,只要用心,也不是很难!”就这样,夏女士成了邬沧萍的“创作助手”。

  写文章时,邬沧萍一般依据手稿或者脑海中的观点口述,她坐在电脑前敲出来。

  “邬老师很认真,一篇文章一般都得改三五遍!”夏女士说,起初,她用修订模式修改,页面成了大花脸,看起来杂乱无章。有一天,在医院窗口拿药时,她受到排号取药的启发,回家就兴奋地大喊,“我想到好办法了!”他们的办法是,将需要修改的地方用数字或英文编号,再按照需要依次对应调整,简单清晰,一目了然。

  除了学术,常有人请教邬沧萍,怎样才能长寿?他说,早年间阅读的一本旧书《人生百岁不是梦》中有篇文章《期颐之年再著书——郑集教授抗衰老的理论与实践》,里面的长寿秘诀,这些年他一直在践行:思想开朗、生活有规律、坚持体力劳动和体育锻炼,注意休息和睡眠……

  从事老年学研究之后,邬沧萍更加注重健康:为了控制血压,降压药吃了30多年;90岁时,还能在小区健身器上一口气做十几个仰卧起坐;如今,他每天上午会在楼道里锻炼1小时,午饭后会自己下楼取报纸,晚饭后,边看《新闻联播》,边站立促进消化。“健康知识有很多,贵在实践,持之以恒!”这是他的心得。

  邬沧萍的子女都远在国外,作为“空巢老人”,他并不寂寞,每天都与家人视频聊天。

  就连就餐时间,老先生也在获取新知。夏女士订阅了很多新闻类公众号,会跟他分享“美国大选”等时事新闻。碰到“黑天鹅”“灰犀牛”“神马”“浮云”等新词儿或网言网语,他也会问“这是什么意思”。

  正在修订20年前老教材

  作为我国人口学、老年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在六十多年的从教生涯中,邬沧萍潜心研究,为国家制定人口计生政策和应对人口老龄化建言献策,也培养了一大批人口学、老年学领域的专业人才。

  “我是大力提倡健康老龄化的,就是要老有所为,发挥老年人的作用。”退休这些年,他也一直紧密关注学术动向,思考老龄化相关的问题。之前,他给自己规定的任务是,两年出版一本书,光是90岁以后主编的书就有三本。

  “现在我的主要目标是修订《社会老年学》。”他指着茶几上一本略微泛黄的书说,这是20年前他主编的一本经典教材,当时参考了一位美国专家的理论,主要写中国的实际情况,“那个时候,我们是跟跑状态,写得不好,研究不够深,没有很大特点。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在长寿人口、老龄化社会、医保、社保等方面有很多新特点,我认为中国在老龄化方面至少是并跑状态,以后甚至可以领跑。”

  他想把书名改为《社会老龄学》,计划融入我国老龄事业建设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探讨社会怎么适应健康老龄化等新话题,“我已经准备了很多材料,翻阅了国内外大量书籍,也正在组织团队写,我们争取两三个月内写完!”

  67年前,作为人民大学统计学系的年轻教师,邬沧萍曾亲历了我国第一次人口普查。1982年中国第三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后,邬沧萍发现,中国人口老龄化已浮出水面,遂提出成立老年学专业以及成立老年学会等建议,这些提议都先后得到落实。

  目前,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开始正有序展开。如今,我国已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邬沧萍说,经济状况改善有助于老年人长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或将加速老龄社会的出现。他认为,这次人口普查也应该关注这方面趋势。




上一篇:新星出版社联合新东方为西部乡村学校捐赠4.5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