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三位茅奖作家共谈文学,迟子建带来新作:这是献给哈尔滨的长诗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作文 >
三位茅奖作家共谈文学,迟子建带来新作:这是献给哈尔滨的长诗
时间:2020-09-13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前天9月9日晚,迟子建、格非、阿来三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以及评论家李敬泽、潘凯雄一起亮相北京SKP书店。这像是一场朋友聚会,更像是一次对文学的致敬仪式。老友与读者们一起度过这个难忘的文学之夜,是因为作家迟子建的最新长篇小说《烟火漫卷》的面世。

新作是献给哈尔滨的长诗

“无论是黑龙江还是哈尔滨,它的文学与它的经济一样,是所有乐于来此书写和开拓的人们的共同财富。”迟子建说,在哈尔滨生活了30年,让她有勇气去书写这个城市。

迟子建长篇小说新作《烟火漫卷》聚焦哈尔滨城市的百姓生活,一开篇就有初春松花江“文开江”的气势:“冰面上不规则的裂缝,浓墨似的水缓缓渗出。”她以细腻生动的笔触、独到的情节,把人间烟火中每个人生命中的收获与苦难、离合与欢笑、过错与怅惘,在不疾不徐的讲述中伸展开来。事实上,迟子建是想把这部犹如长诗的新作,奉献给自己生活了30年的哈尔滨。

青年时代的迟子建来到哈尔滨,开始了自己在这座城市的生命体验。哈尔滨城进入迟子建笔下,自《伪满洲国》始,至今数十年过去,她对这座城市的书写已经有了蔚为可观的成果。《黄鸡白酒》《起舞》《白雪乌鸦》《晚安玫瑰》等,哈尔滨不仅是一个地理坐标,一个故事的发生场所,更是一个承载悲欢离合的历史背景。而在《烟火漫卷》这部长篇小说里,哈尔滨整座城市成为小说完整的主体,小说人物承载着城市的历史,人物命运与城市历史互相交融,浑厚悠远,。“哈尔滨对于我来说,是一座埋藏着父辈眼泪的城。”而在埋藏着父辈眼泪的城市里,迟子建发现的是一颗露珠,。一颗承载了人间烟火,晶莹如泪的露珠。

迟子建说,她对哈尔滨,从最初的隔膜到现在就是水乳交融了,在这座城市当中了解它的历史、文化、风俗等等一切,随着对这座城市的感情在升温,对它也有了表达的欲望。

《烟火漫卷》动笔于2019年4月,完稿的年末,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肆虐,迟子建一面忙于疫情中的工作,一面修改这部小说,“以前并不喜欢那种都市的喧嚣和奔忙,可当生活以惊悚的方式静止的时刻,你的心脏虽然跳动,却有窒息的感觉,就怀念这种喧嚣了。”

迟子建曾书写了百年前哈尔滨抗击鼠疫历史,当再次面对大面积的疫情时,她感到“历史回来了”,“疫情令人伤痛,人们愈加珍惜人间烟火。”

哪怕一笔带过也要“触摸”

当迟子建面对读者时,她谈到哈尔滨,谈到写作,谈到烟火气,语言表述一如抒情散文般优美,她对语言、对城市、对世界的那份敬重分明可感。

当有读者问,如何看待“烟火”这个词,迟子建说:“烟火在我心目中,包含了多重含义。”在她眼中,人间的烟火,弥漫在夜市、风味小吃、人情中,弥漫在书中人物中,也弥漫在她频繁写到的晚霞,“晚霞同样也是天空的烟火,生命的烟火。”

《烟火漫卷》满溢着城市烟火:凌晨批发市场喧闹的交易,晨曦时分的鸟雀和鸣,城市街道开出的每一种鲜花,食物的香味,澡堂子里氤氲湿润的热气,旧货市场的老器物,老会堂音乐厅的演出,饭馆或礼堂的二人转,风味小吃,服装,交通,做礼拜的教徒……哈尔滨城的丰富的生活包含其中,温婉细致,意味深长。

感受人间烟火,对迟子建而言简直可以用美妙来形容,“写累了,我会停顿一两天,乘公交车或是地铁,在城区之间穿行。”迟子建说,她会起大早去观察医院门诊挂号处排队的人们,到凌晨的哈达果蔬批发市场去看交易情况,去夜市吃小吃,到花市看花,去旧货市场了解哪些老器物受欢迎。她很喜欢与摊主们聊天,为他们的语言着迷,她买瓜左挑右选,摊主一句话逗乐了她:“在我车上的瓜都是进入决赛的瓜。”迟子建说,这些话多么生动啊,她常常是在不经意走过的时候,感染了人间烟火气。

在写作间隙,迟子建还去新闻电影院看二人转,到老会堂音乐厅欣赏演出。“凡是我作品涉及到的地方,哪怕只是一笔带过,都要去触摸一下它的门,或是感受一下它的声音或气息。”迟子建说,最触动她的,是在哈尔滨医科大学二院地铁站看到的情景。从那里上来的乘客,多是看病的或是看护病患者的,他们有的提着装有医学影像片子的白色塑料袋,有的拎着饭盒,大都面色灰黄,无精打采。有的上了地铁找到座位,立刻就歪头打盹。迟子建在一个与病相关的站点,感觉是站在命运的交叉口,多少生命就此被病魔吞噬,又有多少生命经过救治重获新生,“这个站点的每一盏灯,都像神灯。能够照耀病患者的灯,必是慈悲的。”

每个人都是生活当之无愧的主角

“无论冬夏,为哈尔滨这座城市破晓的,不是日头,而是大地卑微的生灵”,迟子建在书中写道。

“我读这个小说,名字叫《烟火漫卷》,但我的心情还是有点暮色苍茫。”评论家李敬泽说,你在这里能够看到一个一个的人在大都市里,他们是这么孤独,都封闭在自己的生活里,带着自己的那份秘密,“而这个小说的力量不在于我们塑造了某个光彩夺目的典型人物。在于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里当之无愧的主角。”他说,在某个时刻,这些或卑微或平凡的人相互打开,相互照亮,他们对着天对着心说“我做了一个好人”,这正是最令人感动的地方。

作家阿来说,《烟火漫卷》将城市作为小说的主角,进行全景式的勾勒,特别难得,“过去写乡愁,都是写农村,我们一直在呼唤城市文学,这次我们终于看到一个城市,就像小说里最重要的角色一样,整体地出现了,包括建筑、地理、人文等等。”他认为,《烟火漫卷》无疑具有突破意义。

没有来到现场的另一位茅奖获得者苏童当然不愿意缺席这场文学聚会,他也留下了自己的读后感,“大约没有一个作家会像迟子建一样历经二十多年的创作而容颜不改,始终保持着一种均匀的创作节奏,一种稳定的美学追求,一种晶莹明亮的文字品格。每年春天,我们听不见遥远的黑龙江上冰雪融化的声音,但我们总是能准时听见迟子建的脚步。”

“尤其我经历过个人的创痛以后,我觉得命运可以让两个特别相爱的人离散,可是命运不会让你和你的笔分离。”迟子建说,只要她有呼吸,这支笔会陪伴她一直走下去,“我希望有一天,这支笔和我的白发一样,能让我的作品,在真正经过岁月的洗礼以后,能够闪光。”




上一篇:首届中国儿童文学征文大赛启动,最高可获8万元大奖
下一篇:变化与危机中的世界文学峰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