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校园
失去亲人的伤痛应该如何抚慰
当前位置:主页 > 数字化校园 > 心理咨询 >
失去亲人的伤痛应该如何抚慰
时间:2020-07-18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小溪的爷爷去世后,全家人都陷入悲痛之中。尤其是小溪的奶奶,自从爷爷走后,整个人都变得内向了,不喜欢串门,也不喜欢有人的地方,每天情绪都很低落,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泣……

  失去亲人是我们每个人一生几乎必须经历的事,也是人生最大的悲伤之一。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钱英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这种由于悲痛导致的异样心理反应,是失去亲人后经常出现的正常现象,心理学称之为哀伤反应。

  延长性哀伤患者常无法自行恢复,需专业人员干预

  钱英说,哀伤反应一般会持续6周左右,在半年内仍有反应的情况也比较多见。80%-90%的丧亲者在半年内不通过专业干预能自行恢复,只有10%-20%的丧亲者会出现一年以上的严重哀伤。对成年人来说,哀伤反应持续一年以上,带来难以承受的持久痛苦体验,并且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心理学称之为延长性哀伤或病理性哀伤。延长性哀伤患者常常无法自行恢复,需要专业人员干预处理。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量突发的、聚集性的死亡,丧亲者除了承受丧亲之痛,还需要担忧自身的安危,并且要面对周围人的嫌恶回避,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延长性哀伤的丧亲者比例可能会更高。既往类似灾难后,延长性哀伤的比例达到30%-40%。”钱英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除了疫情导致的聚集性的死亡外,丧偶、白发人送黑发人等情况,也可能增加丧亲者的痛苦,从而导致病理性哀伤的发生。”

  钱英强调说,清明节、逝者的祭日、生日等特殊的日子,是哀伤反应容易反复出现的时期。如果丧亲者的哀伤反应在一年内得到明显缓解,可以进行正常生活,仅仅在这些特殊日期再现哀伤反应是正常的,并非病理性哀伤。

  接受失去亲人的现实是一个让人非常沮丧的过程

  钱英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人们在丧失亲人后,往往会经历四个阶段的哀伤反应。

  第一个阶段,是亲人去世一周以内,这时的反应主要是麻木和震惊,有的人甚至麻木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钱英说,这并非冷血”,而是一种心理自我保护机制,因为失去亲人的痛苦情感过于强烈,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可能会因为过于痛苦而难以承受。”

  第二个阶段是否认期。丧亲者处于否认亲人去世的阶段,还会拼命去寻找逝去的人,渴望再次跟逝去的人取得联系。有的人会不停地拨逝者的电话,想要听到逝者的声音。有的人会通过整理逝者的遗物,寻找和逝者在一起的感觉。还有的人会表现出愤怒,这种愤怒有的是对内的,有的是对外的。比如,有的人会责怪医生没有好好治疗,有的人会自责……”

  经过以上两个阶段后,就到了必须面对现实的第三个阶段。接受失去亲人的现实,是一个让人非常沮丧的过程。”钱英说,想要反抗这个现实的任何努力都是白费的,所以这个时候,丧亲者会感到无力。如果沮丧的时间过长,例如超过半年甚至一年以上,就可能发展为抑郁,变得消沉,没有斗志,认为生活没有意义。”

  不过,多数丧亲者在一年内可自行调整过来,然后进入到第四个阶段——重新适应、接受现实、继续生活。

  所有痛苦反应都是可以被允许的

  严重的哀伤反应不仅会让丧亲者无法继续正常生活,甚至还会带来躯体性和精神性症状。钱英接诊的患者中,有一位自从丈夫去世后,感觉嗓子眼总是堵着,不能吃东西,好像她的身体在用这种行为纪念她的先生”。还有一位患者甚至出现了精神病性症状,丈夫去世一年多了,仍旧会凭空听见丈夫跟自己交谈,或者看见去世的丈夫从外面回来。

  因此,帮助丧亲者度过哀伤阶段,重新恢复正常生活,避免陷入延长性哀伤至关重要。

  那么,如何帮助成年人顺利度过哀伤反应呢?

  钱英认为,首先可以通过举行悼念活动,在事实层面帮助丧亲者找到现实感和确认感;其次,还要协助他们去处理自己的痛苦,正视自己的痛苦其实非常困难。”钱英说,因为痛苦有时太痛,以至于无法触碰。”

  帮助丧亲者度过哀伤,需要学会倾听,允许丧亲者充分表达自己的痛苦。不管这种痛苦是通过精神病态展示,还是通过否认现实来体现,抑或是通过愤怒和盲目攻击别人来表达,所有的这些反应都是正常反应,都是可以被允许的。”钱英说,同时,还要注意节奏,如果丧亲者不愿意讲述,就不要去深挖他的痛苦,因为每个人都有自我疗愈的方法,当丧亲者没有准备好去触碰自己的痛苦时,就不要勉强他,而当他想要表达的时候,就要充分地陪伴和聆听。”

  当丧亲者的情绪得到处理后,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适应亲人离去后的生活,以及如何面对未来。这时,丧亲者本人需要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在钱英看来,杨绛先生可以说是典范。

  杨绛先生在80多岁时经历了女儿和先生在两年内相继去世的打击,她既遭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经历了丧偶的伤痛,但是她没有一蹶不振,而是把痛苦升华成了文字,写下了《我们仨》这本书,告诉世人如何度过难捱的居丧岁月。在书里,杨绛记录他们一家三口的生平,重温了3个人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通过写作,杨绛又重新把自己和家人联结在了一起,从而度过了她的哀伤阶段。

  疫区的丧亲者格外需要关注自己的痛苦

  这次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也让很多人成为措手不及的丧亲者。对丧亲者来说,与死者关系越密切,产生的哀伤反应也就越严重。而如果亲人是猝死或是意外死亡,例如突然死于交通事故或自然灾害,引起的悲伤反应就更为严重。

  钱英认为,疫情与其他自然灾难一样,带来的是聚集性的、大量的死亡,身在其中的人所经受的心理创伤尤为严重。因此,疫区的丧亲者格外需要去关注自己的痛苦,定期接受评估和随访,避免让哀伤反应发展成更加严重的疾病

  钱英指出,由于此次疫情人们面对的是传染性强的病毒,根据传染病防控相关法规要求,不能向遗体告别,丧亲者无法用惯常的丧葬仪式祭奠亡者,这也增加了丧亲者病理性哀伤的风险。在目前特殊的背景下,应鼓励丧亲者通过线上祭奠活动,尽量表达对逝者的情感,把当时没来得及说出的那些道歉、道谢、道爱、道别都充分表达出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夏瑾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篇: 专家:新冠肺炎患者康复期要注意脏器功能及心理康复
下一篇: 特殊人群心理问题显露 应予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