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频道
师说 | 白重恩:获颁“2019年度经济学家”,展望中国经济走势
当前位置:主页 > 家长频道 > 家校心桥 >
师说 | 白重恩:获颁“2019年度经济学家”,展望中国经济走势
时间:2020-07-18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2019年12月14日,由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主办的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盛典在北京举行。盛典梳理了一年来对中国社会各领域做出贡献和发挥过影响力的人,推出了年度影响力人物榜单。清华经管学院院长、弗里曼讲席教授白重恩获颁“2019年度经济学家”。

该活动已连续举办11年,本年度榜单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科技、公益、演艺等领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为白重恩颁发荣誉。

11.png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左)为白重恩(右)颁发荣誉

彭森:对中国经济的明年的走势,尤其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您有什么新的展望和期待?

白重恩:非常荣幸能获得这个奖,尤其彭主任给我颁奖,我也觉得非常荣幸。刚才彭主任问我对2020年的经济有什么展望,尤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两个方面。我觉得,2020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仍然会面临比较严峻的挑战,但是我们也有很大的潜力,应该保持乐观,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去不断地改革,同时把已经做了决定的改革措施扎实地落实下去,选取比较好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您刚才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我们一定可以使得经济发展质量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让我们能保持比较充分的就业;同时,也能够保持中高速的增长。

刚才您谈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方面,仍然还是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也要有一些新的改变。我们过去的财政政策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很多建设项目,这些建设项目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随着我们经济发展水平越来越高,随着我们经济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多的成就,进一步做这些大项目的投资,就要更加谨慎。我们仍然要努力地去找到社会效益大的基础设施投资,来继续做这样的投资,但是也要防范大家一哄而上来做那些低效的基础设施投资。这对我们财政政策提出了比较大的挑战,一方面我们需要积极支持好的、有社会效益的建设项目;同时,又要很谨慎地保持定力,不要一哄而上,让我们的财政政策真正能给我们的经济增长带来高质量的贡献。这是我觉得我们财政政策方面需要注意的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

货币政策方面,我们仍然需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有几个方面要特别注意,一是保持流动性比较充沛,让企业融资成本能保持在比较合理的水平,但这不是货币政策本身就能够完全解决的,我们需要做很大的努力,来使得我们的货币政策传导的渠道更加畅通,真正让我们增加的货币供给能流到高效的投资项目中,而不是低效的投资项目中,这方面我们还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彭森:谢谢白院长分享的一些期待和展望,我觉得讲的非常的好。刚才主持人也讲到,在过去的一年,中国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媒体喜欢把过去的一年总结为一个字,就是“变”。但是关于当前的中国经济,因为我们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也是三大战役的收官之年,最近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很多媒体朋友总结了一个词,就是“稳”,“稳增长,稳就业”,同时保持我们的经济运行在一个合理的区间。怎么稳?一方面宏观政策给出了答案,另外我们还要通过市场化的改革,进一步地转换我们的经营机制,进一步地转换我们增长的动力源。

日前,白重恩教授出席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改革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本次论坛的主题为“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探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市场化改革”,来自全国政协、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相关部门、有关机构的负责同志,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理事、会员代表,国内高校、科研机构的学者,以及来自改革一线的有关领导同志和专家等近150人参加了会议。

世界银行公布了《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我国的营商环境排名全球第31位,较去年提升15位。但白重恩指出,不能因为在该排名有了大幅度提升就沾沾自喜,我国的营商环境还有很多需要改善的方面。

2014年时,中国的营商环境排名在96位,但仍取得了较大的经济增长,如何解释这种情况?白重恩分析称“特惠模式”或是答案之一。

所谓“特惠模式”是说指,尽管企业面临的普遍营商环境并不理想,但在某些情况下,比如企业被某一级政府的主要领导看重,认为该企业对当地经济发展很重要,或者在其他方面能够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或者是对该领导的升迁带来很大的正面影响,那么这个领导可能就会想方设法帮助这个企业。但这个领导没有能力帮助所有的企业,因为每帮助一个企业都很困难,要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来帮助这个企业获得他所需要的生产要素,克服监管上的障碍等等。所以,尽管普惠的制度化的营商环境在过去40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并不完善,但是地方政府有能力和动力来帮助某一些企业。

白重恩指出,在过去40年的发展中,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特惠模式”帮助部分企业解决了很多问题,也带来了经济的增长。“我们认为,营商环境在没有达到理想状态的情况下,特惠模式起到了一定作用”。

但白重恩也强调了“特惠模式”的缺陷,比如会带来不公平的问题、治理问题、效率问题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还认为,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增长,特惠模式的局限性就越来越大了。“当特惠模式局限性大了,我们就不能依赖它来推动经济增长,我们就需要改善普惠的营商环境,普惠的营商环境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特惠模式下,资源配置不完全是市场配置的,有时候是市长配置的。但是,因为我们现在特惠模式局限性越来越大了,所以我们需要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就有个前提条件,就必须有个良好的、普惠的营商环境”,他解释说。

对于监管机制,白重恩认为,当前政策叠加问题、相互不协调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有的企业同时受几个部门的监管,每个部门都有一套监管措施,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很多企业都会去被巡查,被检查,每一个检查的队伍都给他提一套整改的措施,他们之间也不一定有很好的协调,最后有些企业就发现,说如果我听了所有整改措施,我什么事也做不成了,我干脆不做了”。

白重恩指出,高质量发展对监管提出了更高的、多方位、多维度的要求,为改善营商环境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如何来应对这样的问题呢?白重恩表示,要想在经济的各个方面把“文件打架”的问题全部一夜之间解决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应该找一些重点行业进行突破。梳理营商环境,解决掉重点问题。“这样做,首先不大会做错,因为并不是说给这些行业中的企业多少钱、多少地,而是帮他解决制度打架的问题,对谁都没有坏处。你给他钱、给他地,他用了这些钱、这些地,其他企业就用不了了,那时候会出现资源配置扭曲的问题,而解决制度打架问题,不会造成资源扭曲的问题”。

对此,白重恩建议,选定一些特殊行业,并设立一个专门负责解决营商环境的政府部门,进行一站式的服务。

另外,白重恩强调,市场主体最清楚营商环境的好坏,而不是制定文件的人。所以,政策制定者应多听市场主体的意见,尤其是市场主体的主观感受,让市场主体的主观感受能够在评价营商环境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占更大的权重。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数学博士、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经济增长和发展、公共经济学、金融、公司治理以及中国经济。

目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十四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中国信息百人会成员、国际经济学会执行委员会成员以及亚洲开发银行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布鲁金斯学会非驻会(non-resident)高级研究员。曾挂任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

内容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编辑:韩旭审核:郑黎光责编:赵燕

来源:清华MBA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