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天地
我国新设置“交叉学科”门类,有何深意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师天地 > 教师茶语 >
我国新设置“交叉学科”门类,有何深意
时间:2021-02-12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日前印发通知,新设置“交叉学科”门类,成为我国第14个学科门类,“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作为下设一级学科。

  “交叉学科”正式成为学科门类,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还透露,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正在研究制定交叉学科设置与管理的相关办法,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交叉学科设置与目录管理制度。

  为何需要单独设立“交叉学科”门类?新增的两门“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为今后“交叉学科”门类下的一级学科设置,提供了怎样的指导?

  学科门类为何设:实现关键核心技术突破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指出,“要下大气力组建交叉学科群”。去年8月,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提出要建立“交叉学科”门类。

  为何要单独设立“交叉学科”门类?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要实现重要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的革命性突破,学科之间的深度交叉融合势不可挡。”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指出,设置“交叉学科”门类,在学科专业目录上进行直接体现,可以增强学术界、行业企业、社会公众对交叉学科的认同度,为交叉学科提供更好的发展通道和平台。

  “培养高层次人才。”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张端鸿表示,设置“交叉学科”门类,并探索设置门类下的一级学科有助于突破传统的管理模式,为科技创新和交叉领域高层次人才培养提供新的框架。

  “从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再到建立学科的‘交叉学科’门类,可以发现我国的高等教育强国战略从组织层面走向了知识的核心。”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罗燕梳理了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脉络后总结道。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高等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杜瑞军坦陈,“知识的组织、探索、发现过程越来越昂贵,必须需要国家的投入。仅仅依靠个人,或者某一个组织很难实现。通过设立学科门类,有利于国家根据学科门类组建队伍、建立平台、投入资源。政治决定学科的门类,行政决定了学科的资源配置方式,知识决定学科发展的广度和深度,三者之间彼此不可或缺。”杜瑞军进一步分析说。

  一级学科从哪来: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

  在“交叉学科”门类下,“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作为一级学科设置,都直指相关领域人才的培养。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指出,维护国家安全,迫切需要大批具有全球视野、全局观念、战略思维、政治意识、能力担当的国家安全人才。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作出设立‘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的决定,更是要构建支撑集成电路产业高速发展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从数量上和质量上培养出满足产业发展急需的创新型人才,为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提供强有力人才支撑。”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说。

  这也符合“交叉学科”门类要培养高层次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内在需求。在张端鸿看来,“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两个一级学科的设置,是在考虑国家重大需求的情况下,结合研究对象的知识集成特点,以及基础理论和研究方法上的多学科交叉特征而设置的。

  这位负责人指出,这两个学科,由于其研究对象的特殊性,在理论、方法上涉及较多的现有一级学科,显示出多学科综合与交叉的突出特点,经专家充分论证,设置在交叉学科门类下。

  哪些学科能上升成为一级学科?杜瑞军认为有以下几个标准:“是否符合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这是前提;已有知识体系和结构的储备情况,是否能支撑国家重大战略的可持续发展,是基础。”

  新增的两门“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为今后“交叉学科”门类下的一级学科设置提供了怎样的指导?罗燕认为,学科的本质是人类学习知识的一种制度,因此设计一门新学科,无论一级还是二级都需要满足有独特的研究对象,有独特的概念知识体系以及遵从严格的研究方法。

  学科规则咋创新:全过程按照独立交叉学科管理

  尽管“交叉学科”门类已确定,但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也透露,未来还要进一步明确什么是交叉学科、交叉学科如何建设发展、依托交叉学科如何开展人才培养等基本问题,并在交叉学科设置条件、设置程序、学位授权与授予、质量保证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

  “高校已经在跨学科人才培养方面做出了很多探索,但最终在学位授予、质量保障等方面实际上仍落在一级学科身上,还是很难突破传统一级学科的管理模式,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仍然会受到传统框框的约束。”张端鸿说,“交叉学科”门类一级学科需要突破传统的学科管理框架,全过程按照独立的交叉学科为单位进行管理,形成完整的交叉学科管理制度体系。

  在完善“交叉学科”门类建设上,还有哪些举措应紧随而至?

  “新的一级学科应该包含哪些知识体系,这些知识体系如何融合。比如说‘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应该包含哪些已有的学科、需要新设立什么样的学科平台?”杜瑞军指出。

  张端鸿则认为,最大的挑战来源于教师管理,“‘交叉学科’门类的教师绝大部分来源于不同学科,需要探索科学的双聘机制和评价机制。相关的学生评价和成果评价,需要建立具有针对性的同行评议机制,避免同行专家仍然用传统学科思维左右评价结果。”

  罗燕关注到“交叉学科”门类学位授予的问题。“学位是学生在某学科领域学习成果的合法性证明,因此‘交叉学科’门类颁发学位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学科的知识规训清晰成熟;课程体系覆盖并反映该学科既有和前沿的发展,特别是其概念和知识体系;学生在本学科的研究方法指导下,就其独特研究对象开展知识生产活动并达到初级、中级或高级水平。”

  “高校师生肯定会有适应性问题和压力,在国际进行学术流动时可能会有一定障碍,毕竟各国高校招聘老师和学生都是按学科来的,但最终目的也是传承和发展该学科的知识体系。”罗燕说。




上一篇:北京林业大学2020年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