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神空间的挑衅》。

现在他正用那双炯炯发光的眼睛瞪着傅红雪,冷冷道:“你刚才倘若发言者均有事,也是应该的。只是,似乎是会前沟通不够,

時間不知不覺間來到了晚上8點鐘

李瀟看向萬長空道,“師兄,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萬長空回道,“等一會,我去找下余老,等會給你腕表發消息。你看到消息之后,就可以開始了。”

李瀟點了點頭,老實的盤膝坐在了床上。

萬長空走后沒多久,他的腕表突然滴滴作響。

李瀟打開通訊后,腕表中立刻傳來萬長空的消息,“動手。”

聽了萬長空的話,李瀟二話不說,立刻進入夢境空間。

看著高高掛在天空之中的那個大太陽,李瀟暗自感慨。

這應該是在他夢境空間掛的最久的一個夢境世界了。

在他剛剛進入化虛境之時,僅僅是靠近這個夢境世界,都會有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沒想到,現在就有機會挑戰阿列克謝這個boss了。

想到這里,李瀟心中一邊暗爽,一邊向著阿列克謝的夢境世界沖去。

隨著熟悉的暈眩感傳來,李瀟的精神體消失在夢境空間之中。

這時阿列克謝正在合擊陣法之中,當做主陣之人。

他的極光巫術,宛如激光槍一般,連續不斷的射向護城大陣。

突然之間,他就閉上了雙眼,整個人向著地上倒去。

而在他倒下的一瞬間,一道空間波動在大巫師的陣型前方出現。

只見十多道人影在萬長空的帶領下向著阿列克謝沖去。

萬長空的靈器長劍早已經抬起,向著倒地的阿列克謝一劈而去。

這一變故讓大巫師們大吃一驚,他們沒想到這些入侵者竟然敢直接傳送到他們的大軍包圍之中。

但是,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是否救援阿列克謝,跟在萬長空身后的十余人已經向著他們沖去。

這十余人中有四個竟然是鎮蠻軍的軍團長,由此可見萬長空對阿列克謝的重視。

可是就在萬長空的長劍即將砍到阿列克謝頭上之時,突然一道身影從空氣之中浮現。

隨著人影出現的還有一把黝黑的匕首,直直的擋在了阿列克謝的面前。

只聽當的一聲巨響傳來,匕首被打的倒退回去。可是與此同時,萬長空的一劍也無功而返。

萬長空看著面前那瘦削的身影,臉色微微一變,剛剛他都沒有察覺到周邊還有其他人在埋伏。

這人的隱匿能力,比起馬嗞那種半吊子,可真的強太多了,甚至堪比其處于空間夾層中的特殊狀態。

只見那人影擋住萬長空的一擊之后,也不戀戰,直接提起阿列克謝就往后退去,就連那些暴露在外的大巫師也不管不顧。

萬長空正要追擊,可是卻被一道巫術攔了下來。

只見邱首部落的首領洛薩從大巫師團隊的身后走了出來,他對大巫師被屠戮的狀態不管不顧,直接就向著萬長空走來。

洛薩開口笑道,“萬長空,沒想到這次你親自來了。”

萬長空滿臉凝重道,“你們早就猜到我們會來突襲?”

洛薩點頭道,“不錯,如果沒猜到你們會來突襲,我怎么會把薩德大師請來親自坐鎮。”

聽了洛薩的話,萬長空滿臉不可置信的指了指正被突然近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大巫師問道,“那你還讓這些人送死?”

洛薩笑道,“在計劃開始前,我已經和他們說過了,我們巫族從來不缺乏血性的漢子。”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外圍的幾個大巫師突然血肉直接崩碎開來,然后化作一桿血色長矛向著來襲的眾人沖去。

那些突擊的戰士連忙用手中刀劍抵擋,可是那血色長矛好似和他們不在同一片時空之中一樣。

長矛直接穿過了防御的刀劍,直接命中了那些戰士的眉心。

包括四大軍團長在內,他們整齊的嚎叫一聲,然后就倒地人事不醒。

萬長空見此情景臉色大變道,“詛咒之術,你們蠻族這么狠嗎?這樣的兌子,對你們有什么好處?”

聽見萬長空的話,洛薩哈哈大笑道,“現在選擇權到了你的手中。萬長空,你是想救你的同伴呢?還是獨自逃生呢?”

萬長空咬牙道,“我選擇殺了你,說著他身影化為一道流光,向著洛薩直沖而去。”

只聽當的一聲巨響傳來,萬長空的靈器長劍宛如劈在了城墻上一般,被狠狠的彈飛了出去。

洛薩好整以暇的道,“你不知道嗎?阿列克謝是我的學生,他的龜盾還是我傳授給他的。在這面盾牌之下,你想攻破怕是不容易吧?”

突然萬長空臉色大變道,“你在拖延時間。”說著萬長空也不管倒在地上的眾人,直接拔地而起,向著大巫師陣式的后方飛去。

可是等萬長空飛身而起之時,哪里還有阿列克謝的影子。他早已經被薩德帶著混入了蠻瓏,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見到王君手上的那串手鏈,也就無需多言了。

因為這群人也擁有能夠召喚虛空的魔法,所以玲瓏已經定義為對自己和陛下有威脅的目標,縱然陛下有交代,不能使用實力太過強大的技能,但為了陛下的安全,她有義務直接在目標威脅到她們之前,將其滅殺。

玲瓏宛如一位對王君即將做出審判的劊子手,小巧而纖細的手臂高高舉過頭頂,乖巧俊美的面容沒有一絲多余的情感,“裁決·揮斥八極”伴隨著玲瓏纖細的胳膊落下的一個瞬間,佩戴在她腰間的八支短刀宛如擁有了靈魂般,一齊出鞘,攜帶著鮮紅色的寒芒匯聚一點砍向王君。

王君甚至還沒聽清玲瓏說了什么,就突然看見八道寒光飛速地朝著他隕落下來,就仿佛正在經歷一場世界末日般,他放下兩只手上已經斷了氣的巫婆與梵蕓,腦中一片空白,呆呆的僵在原地。

“別!... ...”正趕來的安逸沒想過玲瓏會用裁決級魔法直接瞬殺王君,可玲瓏的這發技能實在太快了,就連安逸根本沒法無傷的阻擋。

伴隨著八支寒芒將地面硬生生削沒了一面,只留下一道深深的土坑,那土坑中再沒有任何的東西。

安逸的心中有些懊悔,本想著一點點摧垮王君的精神,然后竟能用過去視慢慢的去察看他是怎么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以及這個世界上是否還存在和他們一類的人。

“唉... ...”

安逸站在原地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望向正朝著他一點點都過來的玲瓏,“不是說好不用太強的魔法么?”

“屬下見對方有釋放核能魔法的力量,以防萬一,屬下覺得此時應該采取第一時間滅殺對方的計劃,以至于不會發生太大的變數。”玲瓏看著安逸說道。

“好吧... ...你這么說倒也沒錯。”既然已經死的連渣都不剩了,安逸也沒必要再去追究玲瓏什么了,而且克勞德的事,南燭已經在之前通知完安逸了,那家伙死的也挺卑微的,說沒就沒。

安逸抬頭遠眺了一眼天空,喃喃低語,“也不知道克洛哀那家伙在干什么?應該很開心吧,畢竟馬上就能當這個世界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皇了... ...”

【幽珥福斯帝國·卡納鎮】

“什么?!”

克洛哀突然從椅子上起來,冰莓色的瞳孔一動不動的望著紅曲,滿眼的不可思議,“在韋德軍事王國與幽珥福斯邊境,你們殲滅了整整百萬的韋德軍隊?”那可是一百萬人吶,在克洛哀的思維里,不知道又有多少家庭從此破裂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紛紜亂世,若是韋德軍隊凱旋,那么破裂的家庭就會變成幽珥福斯的民眾吧。“我帶幽珥福斯帝國的人民謝謝二位了,不過... ...”克洛哀的眼中有一些為難,“畢竟韋德的軍隊是在爾賽山脈消失的,那是韋德與幽珥福斯的交界處,是否會因此懷疑上我國與此事有關呢?”

“克洛哀女皇不必擔心!我們酆都處理人類的尸體向來是極為嚴謹的,那百萬人的絕對絕對不會留下一點痕跡,他們只是消失在爾賽山脈,僅此而已。”紅曲格外的自信,一旁說著。

“嚴謹... ...”克洛哀不自覺的看了一眼紅曲那張沒有絲毫血色的面容,心中好像大致明白了不少,出于一個人類國家的統治者,她還有不要問的好。

“既然如此,這些事我就知道了。”不論怎樣,韋德軍事王國這一次損失了這么多人,縱然幽珥福斯近幾個月因為克勞德的暴虐統治,以及內戰的消耗削弱了些國力,但出了這一件事,幽珥福斯帝國應該還是能夠保得住在南部諸國的地位,這也正好給了她這個歷史上第一位女皇趁機鞏固身份的機會,否則屆時自己加冕的那一日,韋德必然又會攪一次局,聯合諸國把她這個女皇帝扳倒。

“對了,木槿,我有件事想問你,明天方便能再過來一趟么?”克洛哀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看向木槿有點兒嚴肅的說。

“克洛哀大人可以現在問,您可以盡管問,紅曲是自己人。”

“哦!克洛哀大人若是覺得我有些礙事,我這就出去。”紅曲在一旁補充道。

“不不不,我并沒有那個意思。”克洛哀連忙搖搖手,冰莓色的瞳孔里透出些霧氣來,再次望向木槿,“今天太晚了,還是明日吧,為了玲瓏的事... ...”

“是這樣啊。”木槿一下子就明白了克洛哀想要問什么了,當初玲瓏在牢房問她那些奇奇怪怪的問題時,木槿就想到這種時候,她隨之點點頭,“好吧,那就明天見了,克洛哀大人。”

白色装甲几乎在对手迈出第三步的一瞬间反应过来,侧身跃起,才堪堪躲过那道比声音还快的拳锋。

韩兼非本来就没打算一击命中,在他们这种级别的机师眼里,所谓超音速地面机动,应该很快成为主流。

之前人们最难以解决的,就是机动装甲驾驶员没法承受高机动过载的问题,寻常人很难承受超过10G的机动过载。

但格莱斯顿的白色装甲和自己的黑色装甲不一样,自从有了利用抗荷液辅助解决过载问题之后,这种均值高达40G的超级加速和超级机动,都将成为机动装甲的标配。

在这种机动性下,一切敌人都是浮云。

所以韩兼非能够在不到8秒的时间,让自己的速度突破音速。

也正是如此,格莱斯顿才能在一瞬间做出反应,闪避开韩兼非手中匕首的致命一击。

在一击不中后,韩兼非的黑色机动装甲带着巨大的音爆声,爬升到数百米的空中。

不得不说,格莱斯顿中校拥有所有王牌机师都应该具备的,对于战机的敏锐嗅觉,他近乎本能地发现,黑色装甲正在半空无处借力状态,而他的辅助推进系统没有足够长时间的动力输出,这让他的速度和机动性都降到最低。

如果他没有抛掉远程武器的话,这时候只需要打出一片弹幕,就足以重创韩兼非。

但没有如果,因为他不抛掉远程武器,就不可能追上轻装疾驶的黑色装甲。

电光火石之间,他也选择了极限加速,借助推进器的瞬间爆发推力,直接迎着韩兼非下落的轨迹冲过去。

格莱斯顿的选择极为巧妙,他没有直接迎面冲上半空,而是精准地计算出韩兼非从天空落下的轨迹,从径向直冲过去,挥动拳刃向黑色装甲刺出致命一击。

韩兼非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在两人即将接触的一瞬间,黑色装甲突然打开推进器,在半空中横着飞出几米,左手反刺白色装甲的肋部。

白色装甲另外一只拳刺回撤,格挡住匕首凶猛的刺击。

两人在空中各自借力分开,落在红色地面之上。

白色装甲刚刚站立的那块红色巨石轰然倒塌。

从韩兼非突然发动,直到此时,只过了不到二十秒时间。

“你果然没有用全力,”格莱斯顿笑道,“这样才有意思。”

韩兼非没有说话,面前的对手比上次在摩西监狱时,显然成熟了许多,战斗技巧也更加纯熟,关键是,这次再没有逼仄的空间和束手束脚的围墙,两人都可以放手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

格莱斯顿更年轻一些,但韩兼非在源智子的“魔鬼”修炼下,也锻炼出非人的体魄,所以鹿死谁手,真的很难明了。

韩兼非这时才回答道:“再来?”

回答他的,是格莱斯顿的一记突击,用的是韩兼非在联盟机动装甲作训大纲中介绍的典型突击技,有一个十分威武的名字,叫做三段斩击。

格莱斯顿的攻击,也带出一声音爆,在超音速加持下,他的右手拳刃懒腰挥出,被急速后退的韩兼非正握匕首的左臂挡住,但在0.2秒内,白色装甲的左手再次斜着斩出,被韩兼非用右臂中的匕首反钩住带向身体一侧,而刚刚被格挡开的右拳刃再次直刺,构成整套突击动作的第三击,韩兼非只得再次启动辅助动力,将自己推开,避过直刺胸腹驾驶舱的那记绝杀。

格莱斯顿似乎早就等着他做出这种反应,直接收回未刺出的右刃,双刃交叉在胸前,呈“X”形同时斩出,虽然攻击距离不算远,用起来却异常顺手,就算是直接被袭击的韩兼非,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接在标准三段斩击之后,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感。

他再次发力急退,却没有完全避开这道双刃斩击,只得用驾驶舱侧装甲结结实实地扛了两刀。

在黑色装甲的左胸,一块无比坚硬的复合装甲块,竟然被这两刀直接整整齐齐削掉了一块。

如果不是在躲开第三击的时候留有余力,恐怕这一下打实了,黑色装甲至少要被卸去一条臂膀。

“这就是我编写的新作训大纲中,关于三段斩击后接双刃的战法,你感觉如何?”

韩兼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格莱斯顿说过,他将为联盟编写新的机动装甲作战大纲,点头道:“不错,很有想法,也很实用。”

这种战法只适合拥有高机动性的新式装甲,如果被原来的联盟制式装甲用出来,恐怕驾驶舱里的那个倒霉蛋,只会直接变成一堆烂肉。

40G的过载,相当于从五十多层高楼上跳下来,啪叽一下摔在硬质水泥地上。

两人再次不约而同地停下手来。

韩兼非低头看了看自己杨大伟点了点头,搀着秦姨要转过身去。然而秦姨却没有配合,而是看了看李叔手里的黑色布袋,又看了看杨大伟。李叔愣神了片刻,才恍然大悟说道:“哦,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他松开搀着妻子的手,将布袋放到地上,打开,掏出一个被几层塑料袋套住的物件。解开一看,原来是一捆熏制好的香肠。

李叔从塑料中取出部分香肠,然后解下两层塑料袋,将香肠装了进去,然后将袋子递给杨大伟:“小杨啊,不好意思,没想到会碰到你。这本来是给单医生的。我啊,年纪大了,拎不动,也没带多少。匀一些给你,你可千万别嫌少。”

杨大伟连忙往外推:“李叔,这怎么好意思。你们这是给单医生的心意。我拿了叫怎么回事?”

李叔直接握住杨大伟的一只手,强硬地将塑料袋拎手套在了杨大伟手上。

杨大伟有些无可奈何,他的力气当然比李叔要大,想要挣开也易如反掌。可这又不是比力气,他这一米八的壮硕身材长了也是白长。

“李叔,无功不受禄,我是真不能拿。”

李叔瞪得老大,不容辩驳地说道:“怎么就是无功不受禄了。之前我们老两口被骗去投保的十万块钱养老钱,人家死活不让退。不是你给我们支招,我们怎么能要回来那么多?能有一半都算烧高香了。这香肠就是你应得的。”

“哎呀,李叔,你们太见外了。我也没帮什么忙,就是提一嘴。后续事情不都是你们自己办的吗?那是你们两位好人有好报。”

“那是。”李叔得意地点点头,“我跟老太婆要不是运气好,也不能先是遇到单医生,后来又遇见你。让你拿着就拿着。”

“只是……”杨大伟还想推辞。

“你是不是嫌弃这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干净?”

李叔这话一出口,杨大伟当然不能再说什么,只好苦笑着收下了:“谢谢李叔和秦姨。”

李叔见杨大伟答应了,这才笑着说道:“这还差不多。”随后他搀着妻子,慢悠悠走去了候诊区坐着。

等两位老人离开了,那红衣女子才算停下了理头发的动作,将镜子收入坤包中,看了看杨大伟手中的香肠,砸了咂嘴说道:“看吧。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医生啊,就没什么好人。病人千辛万苦来看病,他们啊,还要收礼。我之前可看了新闻,好多医生都是不收红包就不给人好好看病。还有更夸张的,在手术台上提加钱。”

说着,她从包的小口袋里掏出挂号单,弹了弹:“就这什么单(dan)医生,专家号。我看个普通门诊才12块,看这个却要足足100块,都够我去菜场灌好几斤香肠的了。而且越是这些专家教授的,收礼就越狠。小伙子,我看你就没带什么礼品来嘛?跟我一样。我也看不惯这些势利小人。我才不给他们送礼。我还要他们给我好好看病,要是不好好看,我跟他们没完。”

随后她看了眼刚才那对老夫妇,又看了看周围不少病患身边带着的一些土特产礼品,更是趾高气昂,露出一个不屑一顾的笑容,如同一个刚刚凯旋的胜利者。

杨大伟有心想解释,单医生并非是她口中说的那类医生,他们这些病人之所以送礼,也并非是来自单医生的要求,而只是表达一种最诚挚的感谢。

可他看着红衣女子那个难看的笑容,心知这显然不是自己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的,而对方大概率也不会听他的解释,所以他只能略带不快地纠正她道:“是单(shan)医生,不是单(dan)。”

女子被揪出了错误,脸上一红,也没听出杨大伟语气中的不快,手掌在面前扇了一下,故作从容说道:“嗨呀,我这么大个人,能不知道那读(shan)?我就是考考你。看来我刚才没看错,小伙子你是个有文化的。我最近都愁死了,我家那丫头,要是像你这么上心学习就好了。整天就知道穿衣打扮,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可把我操碎了心。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杨大伟面色不变,却在心中腹诽:“还能跟谁学的,跟她妈学的呗。”

女子接着叹了口气:“可把我愁坏了,我就因为这,才得了抑郁症的。要不然也不会来这里了。”

杨大伟再次观察了一下红衣女子的面部表情,然后在心底默默摇了摇头。

以他这几个月自学到的浅薄知识来看,这个女子可能存在其他心理疾病,但绝不会是抑郁症。

如此滔滔不绝,眉飞色舞的言行举止表现,可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能够轻易做到的。

抑郁症患者大都像自己这样,连自然的笑都很难做出一个。

就在杨大伟犹豫着是不是要到洗手间避一避这个红衣女子的时候,502诊室紧闭的门开了。

棺材就停在屋里,一张方桌权充上已有些地方在流血,但她却丝尤其当这女孩子正可怜兮兮的瞧就能分辨出来那是烤野兔的味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神空间的挑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六如凡生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神之阿鹏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水绕天涯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时光之酒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砂梨

灵力界凶残但我有你吖

帘秋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