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同质难同价》。

小院外已有个人走了进来,看来之富,不足贵也!”士元曰:“

“方丈大師說道有理,我確實不占優勢。”

浮塵頹廢的低下了頭。

“亂神山以往都考什么啊?”

浮塵接著問道。

“修真之人靠的是吸收天地靈氣來修行自身,又靠學習強大武技和術法來與人爭斗。”

方丈大師笑著解釋道。

“所以就考這兩項嗎?”

浮塵急切的問道。

“吸收靈氣、學習悟性、還有人族傳承,這三項。”

“人族傳承是什么?”浮塵再次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過今年應該還有一項實戰。”

方丈大師沒有回答浮塵的問題,而是繼續說了另一個跟以往不一樣的考核項目。

“師父你能不能一次性說完啊?我聽著都著急,為什么今年有實戰啊?”

方圓在旁邊忍不住的插嘴說道。

“砰……”

方丈大師敲了一下方圓的禿頭,疼的方圓抱著頭往旁邊躲了一下。

“因為現在是一個大爭之世啊!”

方丈大師抬頭看著遠處的天空感慨道。

方圓又想問自己師父問題,不過話到了嘴邊又縮了回去,而浮塵知道方丈大師想說自然會說,所以也就沒再問了。

兩人看著方丈大師在旁邊感慨而感到驚訝,自從浮塵在北邊破廟里第一次見方丈大師,在心中的形象一直是面帶微笑而波瀾不驚。

這次卻有些反常了,可能跟方丈大師所說的大爭之世有關,但是這跟自己應該沒什么關系吧,浮塵這樣想著的時候……

“今年亂神山應該會增加招收的人數,所以浮塵,這對你來說是好事!”

方丈大師回頭對浮塵說道。

浮塵聽到方丈的話還是很激動的,本來感覺沒什么希望的事情也冒出了一絲火光。

……

“方丈,我想回南城了……”

浮塵考慮了一下說道。

“去吧。”

方丈大師對著浮塵說道。

“方圓,有空再來看你,方丈大師再見。”

浮塵對著方圓告別之后,雙手合十對著方丈大師做了個揖就轉身向外走了。

“不用好看了,人家有人家的路要走,以后你也該好好修禪禮佛了。”

方丈大師拍了拍看著浮塵離去有些不舍的方圓說道。

“師父你不是說浮塵與佛有緣嗎?怎么不收他作弟子呢?”

方圓回過頭看著方丈大師問道。

“有緣不一定要入佛門的,心中仇恨萬千,如何佛前靜坐呢。”

方丈大師看著浮塵離開的方向說道。

“唉,浮塵和長安都挺要去做自己的事,而我卻幫不上忙……”

方圓感嘆道。

“好好學習佛法,咱們也不輸給那些修真門派的。”

方丈大師輕聲說道,而方圓聽到師父的話興趣立馬就來了。

當浮塵回到城隍廟的時候還是白天,院子里只有小青在獨自坐著發呆。

“小黑哥哥,你終于回來了,小青好想你。”

小青看到回來的浮塵,立馬抱了上去,帶著哭腔說道。

“沒事,我就是出去逛了逛。”

浮塵一邊說著一邊從懷里摸過來了根冰糖葫蘆遞給了小青。

兩人在院子里坐了一會,浮塵就出門了。

這此是想打探一下朱胖子的事和向“來福酒樓”辭職,然后專心準備亂神山的考核。

當想著朱胖子的事的時候,心中還有有些不安。

雖然此事是長安背下的鍋,自己還是得負主要責任的。

想到這里,又突然想到直到長安出了城自己還沒跟他說清楚真相,心中內疚慢慢的擠占了之前的不安。

又想著等一下見到徐老頭又應該怎么跟他說才好,畢竟在“來福酒樓”呆了兩年多,還學了一身廚藝,現在快要出師了卻要離開。

想著平時看到徐老頭喜歡喝茶不如就給他買一個茶壺吧。

浮塵在店里挑了一個自己能承受的茶壺,放進懷里就往酒樓走去,心里卻還在想著怎么開口。

想著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來福酒樓”門口。

看著熟悉的地方,猶豫了一會就走了進去。

因為浮塵道的時候已經過了飯點,所以店里沒什么客人。

所以浮塵剛走進去就被一個伙計給看到了。

“浮塵?浮塵回來了!”

伙計看到浮塵先是小心的叫了浮塵一句,然后還不等浮塵回話就往里面對著大家喊了一句。

一下子,周圍很多熟人都圍了過來,拉著浮塵問東問西,大多數都是這段時間去哪了,為什么沒有說就離開了等等。

浮塵看到這么多人問,也不好先回答誰的,就一下子僵住了。

“來后院。”

幸好站在后門口的徐老頭說了一句,大家才安靜下來。、

徐老頭說完自己就往后院去了,而浮塵也從眾人中擠了出去,跟著徐老頭來到了后院。

“你跟趙長安的事我已經幫你們解決了。”

徐老頭坐在那張專屬躺椅上,喝著茶壺里的茶漫不經心的說道。

“啊?!”

浮塵聽到徐老頭竟然解決了,心中感到無比震驚,這可鬧出了人命啊,就這么解決了,顯然還沒做好就接受的心理。

“瞧不起我?認為我胡說?”

徐老頭放下茶壺,瞪著眼睛看著浮塵大聲說道。

“预备!五十公里越野热身即将开始!”

话音刚落,那些人就开始跑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阵阵的冲刺,一阵阵的怒吼,那三位总教练也是看在眼里,这些人就好像是一堆干材,只需要一颗小小的火星就能成为燎原大火!

洛崖即使那个火星,就犹如那蜉蝣撼树!虽说只是蜉蝣,但是若是能聚集到一起,憾树也不是不可能!

随着那些人的呐喊声中,杜伤带着十三人来到的那前厅,洛崖看着这十三人,说道

“你们是这些人中顶尖的存在,既然如此,你们身上的任务只会更重,在完成你们日常训练基础上,我会让杜伤给你们加练,他们是我的左膀右臂,你们就好比我手上的利刃!所以,洛崖在此拜托各位了!”

那些人眼中只是出现了更强的意志,他们能有今天还是洛崖给的,就算是收了他们的命,他们也不会眨眼的!

洛崖接下来的安排才是最主要的,他的做法都是一些华夏时期训练超级特种兵的方式,他也曾经去过西方世界,那里也有这种训练模式!

洛崖让杜伤把那些人带走,他会来看训练成果,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管这个事!洛崖交给了杜伤一套训练的方式,还有标准,他们就按照这个标准来执行!

洛崖离开时看到了那些训练场上挥洒汗水的人,微微一笑就离开了,士气是一种钢铁般的意志,这个需要千锤百炼!洛崖的激发也不过是推动进程而已!

洛崖回到了洛家,洛崖见到了太阿,见到太阿无恙,洛崖也是有些欣慰,若是那日太阿被伤到了,洛崖定然会大怒!

但是洛崖不知道的是,那些皇室还在奢望那把斧头改变太阿的意志,让太阿辅佐称臣!所以他们是万万不可能动太阿的!

随后洛崖有出门去了,他去寻唐胖子去了,当初唐胖子给他的灵石到最后可是救命了!到那时那些灵石也是被洛崖挥霍一空,足足几万颗灵石,这神机玲珑消耗的速度远远超过洛崖的预期!

那胖子在那贵人堂施工的地方搭建了一个凉亭,平日里他都是睡在亭子里,看着那些奴隶工人干活,当然,他可不是闲的蛋疼,唐元现在愁着呢!

洛崖见到了唐元,那胖子睡的可不是一般的香,洛崖使用龙爪手拍了拍唐元的胸,我艹,这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这他妈至少D了吧!那唐胖子也是被洛崖这记龙爪手弄醒了!

唐元感受胸脯有些疼,一脸怒意的醒来,睁开迷糊的双眼,看到了洛崖,只能咧嘴苦笑!

“怎么,胖子还想打我吗?这才几天不见长本事了!”

“哎!我哪里敢打你啊!”胖子叹气说道。

看着唐元的样子洛崖也是问道

“咋啦,你唐胖子怎么了,还有你发愁的时候吗?难道是被催婚了,那牧家大小姐长的很丑吗?”

洛崖说完就哈哈大笑,这胖子也是急了,说道

“不是不是,那娘们要是丑我死都不娶!是我爷爷逼我去当官!”

“当官有什么不好,再说了你家不就是大官嘛!让你当官怎么了,没有任何毛病啊!”

那唐元有些急了,说道

“作为兄弟,你知道我的目标不是当官,我是想挣大钱,我是个能挣大钱的男人!”

洛崖微微一笑说道

“商人乃是最下贱的一种职业,你要记住在这个时代里,商人的地位!你爷爷也是为了你好!”

其实洛崖原本就是一个商人的儿子,而且还是一个军火商,但是那是在华夏时代,商人的地位水涨船高,因为手里的财富是最主要的王牌!但是在这个时代里,那些商人的地位可不是一般的低下!仅仅是比那些奴隶工人高上一点而已!

“我知道,但是我做不了一个好官,我只想要挣钱,我的目标就是富甲天下,直到有一天,我会让别人都记住我的名字,我会成为最有钱的人!”唐元依然说道!

洛崖也是言尽于此,作为兄弟,他应该支持唐元的梦想!随后说道

“你要是真的这样想,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你快说!”唐元赶紧问道。

洛崖又开始出主意了,不知道这次准备的是什么好主意!洛崖说道

“你要是走官路,首先要去宫中,但是那御前太监是要验身的!我听我爷爷说过,那个御前太监乃是一个极为干净的人,你只需要惹怒他,就会被轰出来!因为那个太监可不是一般人!他有这个权利!”

“也就是说,我只要脏一些就好了嘛!”唐元说道!

“你要记住这一点,十有八九,就算你爷爷是侯爷也不行!”

洛崖说完递给了唐元一包药,这个药不要人命,但是保准你一泻千里!

“这是什么东西?”唐元问道!

“这个是我调制的药,你记住了,去验身之前吃,而且记得空腹!”洛崖缓缓说道。

“好!我记住了,到时候我出来了请你喝酒!”唐元笑呵呵的说道!

洛崖又是看了一下那贵人堂,眼前已经快完工一层了,效率很高,洛崖随意看看就准备离开了!

就在洛崖离开以后,胖子又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猛的坐了起来,恍恍惚惚的说道

“洛崖刚才说的什么?验身之前喝下去,不能空腹吗?嗯!还是我兄弟懂我,怕我饿着!”

自言自语之后,唐元就继续睡着了,洛崖给他的还是个强力泻药,若是空腹吃下去顶多会不停放屁,若是吃饱了以后吃下去,场面不敢想象!

洛崖不知道今天他出了一个多么猛的主意,就是苦了那个胖子了!洛崖就这样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家,看到了洛无意坐在那轮椅上,看着门外!

字九皋,盐山人。永乐十三年,翱两试皆上,右边布袋,放下布袋,何其自在。佛曰:

咕噜!李元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骇然望着距离他就仅仅隔了一个车门距离的巨大裂谷。

边上的车轮甚至已经有一半出去了。李元都能幻想着以前从电影里看到,这个时候突然轰的一声,他们边上的地面坍塌,车子吱丫吱丫叫着,往边上缓缓倾 陌涂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嘴。

  

  “第一圣女,也就那样吧!”他喃喃自语。

  

  不过他的话,却惹来了周围的人,一片心碎的声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同质难同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符陨星辰

风晓樱寒

符陨星辰

抽骨磨刀

符陨星辰

藏蓝的你

符陨星辰

风识

符陨星辰

单手开宾利

符陨星辰

小棋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