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你长成这样!》。

符箓吞噬水流的时候屋前小溪遭了殃,但并没对小屋有什么破坏,充其量就是小屋涨了一点水而已。

季辽袍袖一抖,一道灵光飘忽而出,在屋内四周飘忽而过卷起一个巨大的水团。

向着窗外一指,水团就顺着窗子飞了出去。

“嗷嗷...”两声惨嚎随之传来。

却见鼻涕狼好死不死的站在水团落下的地方,被砸个正着,身上的毛发塌陷下去一大块,还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鼻涕狼哀怨的看着季辽。

季辽耸耸肩膀,示意我不是故意的。

修炼小屋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屋内在灵气扫过后变得干干净净。

季辽袍袖一抖,盘膝坐了下去。

看着地上摆着的一张土属性符纸,心中思量。

“不行啊,还有一张符箓没画完呢,怎么办呢?”

他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对制作符箓甚至都有了阴影,而现在要制作的是土属性符箓,万一在发生刚才那种情形,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要不就别做了?一张顶级符箓就够了吧!”

想了一会,季辽还是摇头,将宝全压在一张符箓上不太保险,这张符箓还是要做的,不过在制作符箓之前,他决定先尝试一下与灵海里的饕餮说一说,看看能不能说通饕餮别在出来捣乱,说通了自然是好的,说不通,大不了跑到几里外的林子里制作,他就不信符箓还能把几里地的土都给吃了。

他把神识沉入灵海,再次来到饕餮与麒麟所在的地方。

这时两只小灵兽都醒着,玩在一起,似感应到季辽的探查,这两只灵兽,你压着我脑袋,我把你撞个跟头,挤在一起向空中看着。

季辽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不由一乐,“看来他们还真把我当成亲人了?”

神识散开,轻抚过两个灵兽的身体。

两只小灵兽同时闭起眼睛,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拨弄了他们两个一会,季辽开口笑道“小饕餮,刚才是不是你在我的符箓上动了手脚?”

饕餮睁开小眼睛,一挺胸脯,向前迈了两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在向他邀功。

季辽看到他这个样子,知道这两只灵兽是能明白他说的话的,不由发笑,“下次没我的命令不许在那么做了。”

饕餮听了这话以为在呵斥它,脑袋立刻就耷拉下去,换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不是不喜欢你的能力,只是我画符的时候,不是每张符箓都需要这种力量的。”季辽看着饕餮这幅模样,马上解释了一句。

小饕餮听了这话,小耳朵一动,小眼睛放光的抬起看向天空。

“听话,没我的命令你们不许胡乱出手知道吗?还有你麒麟!”季辽又对火焰麒麟说了一句。

他不知道麒麟有什么能力,但凭借与饕餮同样的存在,这能力肯定不会弱了,所以还是决定先提前说一声,打好提前量。

火焰麒麟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又用神识拨弄了两个小灵兽一会,季辽才收回神识。

解决了难题,季辽长出一口气,这才拿起土属性符纸制作起符箓,而这次他所制作的就是之前就定下的丈身符。

运转起堪天归元决小饕餮依旧跳了出来,不过它这回老老实实的趴在他的眉心上,没做任何事情。

既然顶级符箓他都制作出来了,那中品符箓自然不在话下,很轻松的就完成了这张丈身符。

双指夹着符箓,季辽眼睛金芒流转,看到这张丈身符灵力磅礴,已经无限接近中品符箓顶峰,满意的点点头。

“这张符箓的力量比我上次制作的那张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就在几天前,季辽还是一个勉强能画中品符箓的人,几天之后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不仅修为得到了飞跃,而且已经是制作出顶级符箓的人了,他不禁感叹机缘对一个人是多么的重要。

有了这两张符箓,他完全有信心对付妖蛇,反正也没别的符纸可用了,季辽索性就运转功法修炼起来。

眨眼间又是七天的时间过去,季辽这些时日一直窝在小屋里盘膝打坐从未出门。

他发现身体竟能同时运转两种功法,虽然有点难受,但不算太严重,季辽咬咬牙还是能撑过去的。

这两种功法同时运转对好处不小,不但能加强身体经脉,相辅相成之下,进境也得到了提升。

已经修炼了两年之久的堪天归元决,终于在这几天达到了第一层大圆满,五行衍火决也在圆满的边缘。

这点发现令季辽确实兴奋了一段时间,毕竟这两种功法进境太慢了,两年多的时间都无法圆满一层功法,这说出去也因此才展開的研究呢?那么他們說的危險是什么呢?難道遺址的坍塌是有人為之?”達拉抬起一只手用力的在額頭上砸了幾下。現在她大腦里一片混亂幾乎不能思考,太多的疑團和問號讓她陷入混沌。她默默地閉上眼睛向椅背靠去。

其他三人雖然不知道唐蕓發給她的究竟是什么,但是看到她現在的樣子大概也能猜出這東西不一般,至少不那么讓人開心。穆海試探道:“達拉,你沒事吧?”達拉沒睜眼睛,輕輕擺了擺手。穆海舔了一下嘴唇想了想又說:“那你睡會吧,到了我叫你。”他看達拉再無反應了,也只好不在廢話,嚴陣以待的坐在旁邊。

此后的行程中,達拉一直在沉默的想心事,太陽從正午逐漸滑落緩緩沒入山間,靳言將車子開進一個小村鎮,沿途也沒有什么像樣的旅店就這個小鎮看著還湊合,他們簡單的安排了一下住宿,靳言帶著大家找了一家藏族館子吃東西。

達拉昨天流血太多,靳言想給達拉補補,晚飯特意點了藏餐,藏式的肉餅配上當地的肉醬香氣撲鼻,一盤大塊的牦牛肉,又問老板要了一大壺酥油茶端上來,熱乎乎的給每個人都倒了一碗。他特意將一碗酥油茶推到達拉面前說“嘗嘗,緩解高反還能補充體力。”

達拉端起熱氣騰騰的酥油茶輕輕抿了一口,似乎覺得味道還不錯,不經意的點了點頭緊接著又喝了兩口,溫熱的酥油茶順著喉嚨劃進腸胃,頓時為達拉的身體注入一道暖流,胃似乎也不那么難受了,她勉強沖靳言一笑嘴角還泛著一絲酥油茶的泡沫。

靳言看著她嘴角的泡沫皺了皺眉頭,忍不住伸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假裝沒看見似的低頭去切大塊的牦牛肉塊。

穆海似乎非常不適應酥油茶的味道捏著鼻子皺著眉,像是灌毒藥。他滿臉嫌棄的皺眉問達拉“這你也能喝的慣?”

達拉又啜了一口酥油茶:“蠻好喝的,你多喝點,抗高反。”又給穆國成添了一杯,“老師你也多喝點。”

此時小旅館的老式彩色屏電視正在循環播放當地一個神湖的旅游宣傳片,大概是放的多了也沒什么人去留意。

“……據說朝拜此湖的有緣之人還可從湖水幻示的影像中看出神喻的前生和來世……”聽到這句話時達拉不免好奇的抬頭盯著電視里的片子問:“這是哪里?就在附近么?”

靳言抬頭看看那介紹,一抬頭又看到了達拉嘴角的泡沫,他迫使自己將視線轉開:“這個啊,對,就是附近,是遠近聞名的神湖,據說有緣人能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前世和未來。每當尋訪達|賴|喇嘛、班|禪等大活佛的轉世靈童之前,都要到這里觀湖卜相,以受神示。”說完他繼續低頭切肉,切了兩刀實在有些忍不住了,遞了一張餐巾紙給達拉。

達拉沒明白靳言的意思,還在想神湖的事,隨口答了句“謝謝”就把紙放到了一邊。

穆海聽了神湖的事也頗為好奇:“這么神奇?說的我也想去看看我的前世來生。”

靳言順手拿起餐巾紙在達拉嘴角抹了一把,嘲諷道:“ 那都是旅游宣傳口號,這你也能信。”

達拉被他嚇了一跳,“你干嘛!”

說話間幾個驢友打扮的游客走進店里,“老板,來壺酥油茶。”

“你看到了嗎?”

“沒有,哪那么容易。”

“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女孩激動聲線都有些發抖。

“真的假的,不會吧,看到什么了?”

“我不能說,說了就不靈了。”

達拉聽的好奇,回頭去看隔壁桌說話的人,“真有人能看到啊?”

靳言目光晦澀的看了達拉幾眼,又看了看那個女孩,輕輕一笑。

達拉放下手里的筷子盯著電視看了一陣,“前世與未來?”她又想起了側室里壁畫上的那半張臉以及父母奇怪的信,“要不我們也去看看吧。”

穆國成似乎對達拉的提議有些意外,畢竟達拉此前連西藏都不愿意來。“你要去神湖?”

達拉點點頭:“嗯。很美不是么?而且聽起來挺神奇的。”

穆海倒是挺感興趣,略有些興奮:“好啊,我也很想去看看。”

靳言放下手里的肉,兩只手拍了拍又回頭看了看電視說:“想去也不是不行,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神湖離這里不遠,明天一早出發小半天差不多就能到了。”

達拉看著穆國成問:“老師,那我們去看看吧?”

穆國成看著達拉,半晌他笑著說:“你想去,那咱們就去看看吧。”

小鱼儿道:你难道不想出去?不在床上想得太多了,所以才想到

呂澤確實沒有說謊,每當呂澤有高光時刻的時候,他必須要吹出來,不然的話簡直是浪費資源一樣。

“班泰去了哪里?”

“他去追擊阿曼達了,現在卡康已死,他的幕后老板詹姆斯也已經死在了剛在的爆炸,現在只剩下武裝分子揮手將地上的那堆金山直接收進了乾坤戒里,就放在中央大殿的旁邊。以后沒事兒就讓兩個小丫頭跑哪里去數金幣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靈魂慢慢地從巨龍身上飄了出來,趁著王二虎正沉浸在金幣世界的歡喜與意淫之中不可自拔的時候轉身準備離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你长成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落不成歌

白衣绝城

雪落不成歌

小站z

雪落不成歌

姜灵溦

雪落不成歌

昔我有梦

雪落不成歌

愤怒猕猴桃

雪落不成歌

一块小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