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地界!》。

”胡铁花道:“那么,现在为什?楚留香道:时机稍纵即逝,要

悟色抬起雙手在自己兩頰輕輕拍了一記。

他悟色縱橫酒場這么多年,酒品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只有別人看不起他,不愿意跟他喝酒的,還從來沒有他欠過別人一頓酒。

王好人的等待讓他有些愧疚。

自己明知道酒可以亂喝,話不可以亂說的道理,卻還是留下了這么一個難解的緣分。

如果早知道這份情意,那他悟色便是爬也要爬著來喝上一杯。

“我現在才來,真的不算晚嗎?”

王老板連忙搖頭:“不晚不晚。王浩仁先祖雖未等到兩位恩公故地重游,但他即便是到臨終之前,對此也從無半點怨言。他只遺憾自己當初膽子小,沒能早點與二位喝一杯酒。另外……他其實也有些自責。他說自己當初對兩位恩公雖然表面上客氣,但實際上心底里還是有些隔閡——人妖殊途的偏見不是那么好打破的。但是等他活得更久一些,見到了更多世間的蠅營狗茍。他才意識到,其實人和妖除了外貌上有所區別外,其他的地方大同小異罷了。人分好壞,妖有善惡。一只善妖也許比一個壞人在樣貌上欠缺很多,但一個壞人其實遠比一只善妖要可怕上千倍萬倍。這些話,他本來打算與二位恩公喝到七分醉意的時候說出來,順便向二位道個歉。只可惜……”

“是啊,我也覺得可惜。跟你家先祖喝酒,那必然是一件很暢快的事,我居然錯過了。”

“我等待會便會回老宅那邊祭拜先祖,相信他老人家若是泉下有知,這壇酒最終還是順利送到了恩公你的手里,一定會很高興吧。”

“我也很高興能夠喝到這樣一壇滋味醇厚的老酒,”悟色搓了搓雙手,伸手準備接過酒壇,“那我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王老板將酒壇遞向悟色,中途停頓了片刻,嘴唇微動,似乎想說什么,但又什么都沒說,隨后將酒壇交付于悟色手上。

悟色慎之又慎地接過。

酒壇入手之后,較輕的手感讓悟色瞬間就明白了王老板剛才的猶豫。

泥封的酒壇畢竟不是現代化工業生產出來的標準化產品,在儲存時間這一點上,遠遠無法與現代生產的那些密封嚴實的酒水飲料相提并論。

這只有人腰身粗細的巨大酒壇經過數百年的存放,現在基本已經淪為了樣子貨,腹內已經近乎空空如也。

但悟色并不在意。

在他的認識中,世界上喜歡喝酒的人分為兩種。

前一種人喝酒,追求的是酒本身的品質,比如什么色澤、香味、烈度或者有無文化典故之類的東西。他們飲酒會有諸多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之類的規矩一大堆。雨天喝什么酒,雪天喝什么酒,喝這種酒配什么菜,喝那種酒就什么詩文。就兩個字,矯情。而且他們喝酒喜歡分出酒的高低好壞。

悟色不鄙視這種人,但也不愿和這種人喝第二頓酒。

因為他是第二類喜歡喝酒的人。

對于喝酒沒什么太多的講究,無論何時何地皆可。能有幾瓣花生米下酒那便是人生第一大美事。要是沒有花生米,就干喝,其實也能喝到盡興。

對于他們,最關鍵的問題并非是所喝之酒品質的高低優劣,而是對飲之人的稱心與否。

與看不對眼的人喝酒,便是瑤池宴上的瓊漿玉液,那喝著也跟餿掉的刷鍋水沒什么分別。

但若是與看對眼的人喝酒,那便是酒鋪老板娘隔夜的洗腳水,那喝著也是一輩子就那么一次的獨特珍藏。

悟色將有些輕的酒壇舉至耳邊,輕輕搖晃了兩下,聽聞其中還有些許液體搖晃的碰壁聲響,頓時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有總比沒有好。

而且酒水這種東西不比尋常事物,酒水的本身雖然會因為時間流逝而漸漸揮發變少,但酒水中所蘊含的情意卻不會減少分毫。相反的是,那種千金不換的情意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越來越醇厚,越來越珍貴,越來越讓人舍不得將之喝完。

就如此刻,他其實還沒聞到這壇酒水的味道,便已經有些熏熏然了。

像這么一壇惹人陶醉的好酒,得下多少花生米才算般配呢?

明明已經茶足飯飽的悟色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還能再喝上個個把時辰。

悟色這邊不是很在意,王老板那邊確是越想越有些后悔。

他不禁在心中暗罵自己的粗疏,恨自己沒有提前查看這壇酒水的現況。

如果他能對這件事上點心,哪怕偶爾去看上一眼,也不至于現在將一壇還不知道能不能稱之為酒水的東西當做寶貝一樣送給了自己的恩公。

這要是讓王浩仁先祖知道了,還不得氣得從祖墳里跳出來。

然而悟色卻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笑,炫耀似地將酒壇舉過頭頂,瞇著眼睛,借助從門外照射進來的明媚陽光,仔細端詳著平平無奇的酒壇,仿佛一個古董愛好者在欣賞著什么價值連城的寶物。

“不用不好意思。說句實話,這是我這些年來,收到過的最好的禮物了,沒有之一。”

觀賞了好一會兒,悟色才有些念念不舍地將酒壇也收了起來。

他其實挺想立刻就將酒壇打開,一嘗其中滋味。只可惜,此刻他手邊雖有美酒相伴,身邊卻無美人相陪。

那這酒即便再好,也是種缺了些什么滋味。

他看向王老板,一字一頓說道:“現在,我們雙方就此兩不相欠。”

聽著這句軟綿綿沒什么力道的話,王老板卻覺得自己的肩膀仿佛一下子輕了不知多少,讓他有種找回了二十年自己還是”

“就是,这次你休想甩掉我们!”

看着陆子韬等人一个个气呼呼的模样,燕飞摇头苦笑道。

“你们几个的好意我明白!但是这次去京都我只是想给王琥一点教训而已,又不是去一决生死。你们该不会认为以我的能力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吧?”

见燕飞下定了决心要自己去京都,陆子韬急忙又劝说道。

“飞哥,我们大家都知道你的能力!但是那里可是王家的地盘,不是在我们金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放心,我会小心的!你们都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燕飞一旦拿定了注意,是不可能会更改的!见他这样一说陆子韬几人也只好按照他的安排去做了,不过他们仍然十分担心燕飞。

……

第二日一早,王城如约而至。向秦诗晴说了个谎说要回部队几天之后,燕飞便一人踏上了去往京都的高铁。京都距离金州不过三四百公里的距离,燕飞之所以选择乘坐高铁,是因为不想被王琥的眼线发现。在临出门的时候,他还特意乔装打扮了一番,绝对万无一失。

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燕飞在心中开始盘算着怎么才能接近王琥。因为作为王家偌大产业唯一的继承人,估计王琥的身边安保一定非常严密。想要接近肯定非常的困难,若是明闯燕飞自然是能做到的,但无疑给王琥留下了口舌。私闯民宅那可是犯法的,而且还王家,罪责将会更大。

正当燕飞绞尽脑汁在想办法的时候,突然身后座位传来了两个女人的说话声。

“小雅,听说你是因为接到了一个新的采访任务才会这么急着赶回京都的,能不能透漏一下是采访什么大人物啊?”

“张姐,我们这又不属于什么机密,有什么不能说的!这次台里让我去给王氏集团的总裁王琥先生做一个专访。”

“王琥?天啊!台里竟然让你去采访他?真不知道台长是看重你的能力,想要提拔你,还是想把你往火坑里推!”

“张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把我往火坑里推呀?”

“诶呦!我说小雅呀!你大学刚刚毕业参加工作,对王家人可能还不了解吧?”

那个叫张姐的说着说着,有意的压低了声音,似乎害怕隔墙有耳一般。不过即使她的 声音在地,也逃不出燕飞明锐的听觉。

“那王家的人别看家大业大的,但是却没有一个好东西!尤其是王琥,王珀哥俩,都是非常的好色。我记得三年前我们台里也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记者接到了专访王琥的任务,结果那个禽兽不如的王琥竟然当场调戏她,而且最终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将她弄到了手,最后玩腻了就像是扔垃圾一般的将她给抛弃了。像你长的这么漂亮可要小心了!”

听了那个张姐的述说,小雅的声音明显有了一丝的颤抖。

“不……不会吧,堂堂的王氏集团总裁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小雅,你还别不相信!这可是真事,单位里的老人都知道。台长不让我们对你们说的,我是看在你和我投缘的份上才告诉你的,你好自为之吧!”

……

听着两个女人的话,燕飞露出了一丝玩味。

他没有想到这王琥竟然和王珀一副德行,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不过这也给燕飞提供了一次接近王琥的机会,当即他便起身来到了后面座位上两个女人的面前。

两个女人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虽然不在青春,但是衣着打扮得体,而且保养的非常好,还是很有温柔小女人味道的。而另一个二十多岁的模样,俊俏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妆容,完全是一种自然美。而且略带一些的青涩,看上去的确像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应届大学生。

“二位,刚才你们的谈话我不小心听到了!我们是同行,而且我也是接到了任务要去京都采访一下王氏集团的总裁王琥先生。我工作也没多久,不知道能不能像你们请教一下呢?”

燕飞面带笑容,尽量让自己保持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你……你竟然偷听我们的谈话?”

燕飞并没有得到两个女人的正面回答,而且得到了那个叫张姐的质问,见状急忙解释道。

“哦!不,我不是偷听,是不小心听到的!我就坐在你们的前面,想不听都做不到啊!”

燕飞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惹得坐在位置上的小雅微微一笑,对着张姐说道。

“张姐,刚才你的声音的确很大!况且他也是我们的同行,我看我们之间交流一下也是未尝不可呀!”

“小雅,你刚刚才步入社会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他说是咱们同行,就是咱们同行了?”

张姐显然并不认可小雅的话,又看向了燕飞说道。

“你是哪个家电视台的?把记者证让我看一下!”

“我是金州电视台的,我叫燕飞,不过我的记者证在上车的时候连同随身携带的背包都丢了!不过,你可以打电话查证一下。”

还好燕飞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面对张姐的质问才能从容应对。可是张姐却丝毫不相信他的话,横眉立眼竟然从少妇变成了泼妇!

“哼!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一个外出采访的记者,竟然弄丢了记者证你也就只能骗一骗像我们小雅这样涉世未深的女孩吧!想骗我,门都没有。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可告诉你,我和这趟高铁上的乘警可是很熟的,再不滚开,小心我让他把你抓起来!”

龙飞浓眉怒轩,目光凛凛,接道结果,不是被揍得鼻青脸肿,就

张若梅信的最后便只是寒暄之语,再无半个字谈及方子安。方子安快速读完了信之后交还了信件,心中其实很不好受。张若梅确实是不打算再跟自己有瓜葛了,她宁愿给史凝月写信,都不肯给自己写信,这明显是故意为之。若说怒的火狼王直接朝著溫樊沖了過去,羽蛇羽白雪身形變大載著溫樊迅速躲避:“小樊子快用赤陽真炎燒它!”

“怎么用啊?”溫樊焦急的問道。

“蠢貨!用心念溝通啊!”羽蛇羽白雪怒喊:“讓赤陽真炎通過經脈匯聚到手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地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荒寂神路

尉迟蓝沁

荒寂神路

霍当天

荒寂神路

祁鸽

荒寂神路

一万张

荒寂神路

神见

荒寂神路

问剑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