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互联网+果树认领模式》。

他的手并没有掴上翠浓的脸。一当年十三岁的小王子,现在也已

第六十四章 繼續深入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陳家山雖然現在非常缺錢,但是為了裝門面,也讓秦曉宇不能小看他,他讓錢興潮訂的飯店還是秦都五星級的國際酒店,“陳總,你這也太破費了吧!”秦曉宇踩著松軟的地毯跟在陳家山的身邊往包廂里走,客氣的說道,“秦總破費什么,接待你這樣的人才,就要高規格的。”陳家山哈哈的笑著說道,“陳總你太客氣了,”秦曉宇和戴天姣跟著陳家山走進錢興潮預訂好的貴賓包廂,這是一個帶著會客室的包廂,里面是一個能坐十幾個人的大圓桌,歐式的座椅坐上去很是舒坦,“秦總,來來請坐。”陳家山不由分說的把秦曉宇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

“陳總,咱們就四個人,這樣也太浪費了吧!”秦曉宇笑著說道,“浪費什么,還有特別的客人要來,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陳家山神秘的說道,“哦,陳總你這是在跟我玩捉迷藏啊!”秦曉宇坐在他身邊清亮著聲音說,正說話間藍田山帶著助理韓杏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嘻嘻哈哈的說道,“老陳,你是要請哪位重要的客人,非要把我拉來。”“藍總,咱老哥倆好久沒見了,有點想你了啊!”陳家山哈哈的笑著說道,轉身把藍田山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你是想我的錢包吧!”藍田山也沒有客氣,大馬金刀的坐在陳家山的身邊調侃著說道,忽然發現秦曉宇坐在陳家山的另外一邊吃驚的問道,“曉宇,你怎么在這里?聽說你換工作了,我讓你上我那去你怎么就是不去。”

“藍總,您來了,您那里太大了,我怕我做不好!”秦曉宇謙虛的說道,“什么藍總,叫爸!”藍田山沉著臉說道,“好了,藍總你就不要搞你家長威嚴的那一套了,秦總雖然是你的愛婿,但今天是我請的重要的客人。”陳家山調和著說道。“老陳,你說今天請的重要的客人就是曉宇啊。”藍家山醒悟著說道,“老藍,說的不錯,今天就是請你的愛婿,你放著這么好的人才不用,當心我把他挖了過來啊!”陳家山加重著語氣說道。

“老藍,這你就是搞錯了,我一直想叫曉宇到我那里幫我,可是他一直不愿意去啊!”藍田山嘆息著說道,“爸,你那也不缺我這樣的人,小海不是從國外留學回來了,他學的又是經濟管理,肯定是一把好手,替你管理企業還不是手到擒來。”秦曉宇真誠的說道,“他啊,學了點花拳繡腿的功夫就以為天下無敵了,我那么大的企業交給他管理還不是黃了。”藍田山愁苦著臉說道。

“老藍,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要給年輕人機會,像秦總這樣難得的人才,你更要重點培養,對了老藍今天叫你來就是跟你商量一下,你對我們的腦立康感不感興趣,要不要投一些我們來共同開發?”陳家山精明的問道,“老陳,咱們做朋友行,合作做生意恐怕不好吧!”藍田山委婉的說道,“商業方面,利潤才是永恒的,能賺到錢才是好朋友。”陳家山繼續鼓動著說道,“這個事情,我們回頭再聊,今天到這里來就是喝酒的。”藍田山也沒有把路完全堵死,“好好,喝酒,服務員來兩瓶陳年的茅臺,今天我要和藍總還有秦總好好的喝兩杯。”陳家山大聲的招呼著

季遼早就猜到無邊會問及此事,所以早就想好了說詞。

迷蒙之海挨著絕無洲,且范圍極大幾乎是元魔界五大洲的總和,沒有陸地,鮮少有人踏及,算是元魔界一片沒開發過的海域,季遼這么一說無邊便不知這事是真是假,而且絕無洲可沒有超遠距離的傳送大陣,就算無邊想查也得先傳送到岐地,在跨過通天雷海,然后再到絕無洲后,才能進入迷蒙之海。

這路途遙遠,其間不知要耗費多久,屆時無邊派去調查的人得知自己說了假話,怕是兩族大戰已經開......

李燕北并没有放慢脚步等他,连黄歇受约归楚,楚使歇与太子完

這邊,顧絡卿,楚韻曦,唐正風三人沉浸在糟老頭新傳授的古修煉法之中,而那邊陌涂也在專心的吸收著靈石,快速的提升著自己的修為。

一天等于十天的時空結界,正是陌涂現在最需要的。糟老頭子雖然很強,時空法則掌握的爐火純青,但是時空法則過于深奧,能布置下一比十的時空結界,已經是他的的極限了,不過這對于陌來說已經在足夠。

時空結界內的陌涂每隔一段時間,身上就會爆發出強大的能量,表示他已經突破了。

很快,外邊過去了一天,而在結界內的陌涂,已經瘋狂修煉了十天,幾百萬的靈石,已經快要損耗殆盡,陌涂身上又爆發出了一股兒強大的氣息,他陡然睜開眼睛。

雙眼之中盡是振奮,半步天級!

不管糟老頭子出于什么目的,總之都要感謝他,沒有他的時空結界,沒有他的靈石資助,他根本不可能這么快就突破到半步天級的修為。

如今他半步天級肉身,半步天級修為,加上各種強大的武技,法術,天級之下不懼任何之人。

“突破了?現在來打我,用你最強的拳技。”糟老頭子突然出現在結界之中,撇了一眼興奮的陌涂,說道。

陌涂一愣,收起臉上的興奮之色,恭敬的向糟老頭子行禮。

“謝謝前輩。”陌涂語氣非常的誠懇。

“先不著急謝,按我剛才說的,用你的拳技打我。”糟老頭擺了擺手。

陌涂點頭,然后左右手彌漫陰陽之氣,同時使用太陰拳,太陽拳向糟老頭子打去。

如今的陌涂可不是曾經的陌涂,這兩拳足矣崩碎大山,即使同等級的半步天級修為的人,不是那種絕世造孽,吃了他兩拳,不死也會重傷。

而糟老頭子只是暗自搖頭,陌涂蘊含強大力量的拳頭,停在了他面前,無法前進分毫。

“砰!”那力量已經達到了臨界點,不但沒有打在糟老頭子身上,反而把陌涂給震飛了出去。

“太慢,力量更是不足。醉酒,醉劍,酒劍仙,太陰,太陽,陰陽拳。太陰拳講究以陰柔之氣,打入對手體內,摧毀體內生機,而你這太陰拳,不夠陰柔!太陽拳,講究陽剛,霸道,何為太陰太陽?看到天上的月亮,太陽了嗎?世間缺不了陰,也缺不了陽,所謂的陰陽拳,就是將陰陽融合,成為的陰陽拳,而不是所謂的太陰,太陽拳。”糟老頭子盯著陌涂,慢慢的說道。

“醉酒,醉劍,酒劍仙,太陰,太陽,陰陽拳……”陌涂喃喃自語,看著自己的雙拳,又想起了醉酒之時發瘋的顧絡卿。

“想什么呢?我現在給你講真正的陰陽拳他的恐怖之處,你要專心聽,仔細悟。真的陰陽拳,在它那個時代,打遍天下無敵手,一拳在手,天下我有,曾經這陰陽拳不完善,那時候叫做太極拳,后來被人演化,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陰陽拳,陰陽拳出,天地共振。”糟老頭子看到了陌涂眼中好不保留的思念,顯然已經分心,皺著眉頭說道。

“這陰陽拳,叫太極拳嗎?”陌涂突然到自己的心臟停頓了一下。

“對,是太極拳,創立太極拳的人,是一位偉人,可惜早已經化為塵埃。不過這太極拳流傳了下來,更是被一人進行演化,完善,成為了陰陽拳。真的修煉到極致,一拳可滅仙!”糟老頭子盯著陌涂一字一頓的說道。

陌涂呼吸急促,現在終于知道老爺子太一傳授給他的太陰太陽拳有多么強。原來這并不是兩種拳法,而是一種,需要融合。怪不得他在與別人戰斗,總感覺不管是太陰拳,還是太陽拳威力總是不足。原來,并不是真正的陰陽拳。

“前輩,到底怎么才能真正融合太陰,太陽拳呢?”陌涂急切的問道。

“我不是萬能的,這陰陽拳是古老的拳法,而我又沒有得到過這種拳法,只能從我在古籍中了解的,給你一點經驗而已。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陰陽二氣如果融入陰陽拳之中,威力更厲害。等你踏入尊級,如果領悟陰陽法則,那你就是圣賢之下稱無敵。”糟老頭子翻了個白眼,然后給陌涂解釋。

“陰陽二氣?陰陽法則。”陌涂一臉古怪的望著糟老頭子。需要尊級才能領悟陰陽法則嗎?

“別用這眼神看我,你天賦還行,但是不是妖孽天賦,我看你掌握陰陽二氣,雖然不是至陰至陽之氣,不過也非常不簡單了。至于陰陽法則,你這天賦想要領悟,恐不行。不要問我法則之力是什里得到的信息推断出了这个可能,但是真正确定这个真相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嘛,其实想来这件事应该是很清楚的,如果不是崩玉,身为普通人的井上织姬与茶渡泰虎怎么可能获得特殊的能力。虽然现世有完现术这种东西,不过完现术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于金继续开口道。

  “原来如此吗……”朽木露琪亚听到这话,也串联起了诸多事件,对于于金的话更加相信了。

  “所以接下来我需要做什么?”对于于金达到一定程度信任的朽木露琪亚,有些彷徨的想从于金这里获得方向。

  “嘛,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做,因为即使你知道了这些阴谋,你也无能为力,所以最好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浦原喜助他们的计划顺利进行。”于金面对彷徨的洋葱头少女,十分残酷的给出了现实的答复。

  “什么都不做吗?果然弱小的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啊,海燕大人……”朽木露琪亚被于金的话语所打击到,低落的喃喃自语。

  而于金听到朽木露琪亚话末念到的那个名字,不由觉得无语,于是便在心中对自家斩魄刀吐槽到:

  “这就是所谓的大宇宙意识吗?我都和她说这么多猛料了,她居然还能陷入到回忆杀的剧情里,主剧情演着演着就回忆什么的最讨厌了!”

  “嘛,主公,崩玉的解析已经完成了,我们现在还是回到间隙空间中,尽快把这些解析出来的情报消化了才是正事。”境界没有搭理于金的吐槽,而是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在于金心中对其建议道。

  而于金也听从了自家斩魄刀的建议,转而开口对朽木露琪亚说道:

  “嘛,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从我离开这里以后,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出今天我告诉你的事情。因为你没办法确定你面前的人是不是蓝染用镜花水月变成的。”

  于金停顿了一下,又开口说道:“而且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黑崎一护他们一定会在明天救下你的,到时候我也会帮忙,嗯,就这样!”

  说罢,于金也没等朽木露琪亚的回复,直接抬手打开一道间隙,步入其中离开了。

  阴暗的忏罪宫中,再次只留下了少女孤单一人,站在中央陷入了回忆杀……

  ————你看我眼熟不?————

  “境界啊~虽然我说间隙里全是眼睛很瘆人,想让你换一下。但是!你为什么要换成全是没有眼睛的人脸啊?这样更瘆人了好不好!”间隙空间里,于金抓狂的声音回荡在其中。

  “嗡!”

  伴随着一声轻响,于金身上红袍上的金丝抽离而出,在于金不远处构成了身着洋裙的金发少女模样。

  “诶?原来境界你在间隙空间中是可以实体化脱离出来的吗?”于金惊讶的看着面前化为少女模样的自家斩魄刀。

  “嗯,毕竟间隙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是属于主公的心灵空间,所以在这里吾可以在主公不用解除卐解的同时进行实体化。”境界开口,十分淡然的回复了于金的疑惑。

  “接下来,还是做正事吧。”回答了自家主公的疑惑后,境界再度开口说道。

  “嗯。”

  得到了于金的的答复,境界缓缓将空着的右手抬起举在身前,手心朝上。

  “因为是在间隙中,所以其实吾是可以直接通过解析崩玉的情报,将其直接具现化的。”

  说着,境界举起的手中突然亮起了一个光点。而光芒逐渐增强,最后形成了一个多边形的半透明状结晶。

  “这就是崩玉吗?”于金出声问道。

  “不是的呦,主公,这只不过是半成品的崩玉,汝是知道的吧,完整的崩玉要在蓝染进行诸多试验后才能形成。”境界将掌心的半成品崩玉递给于金,并开口说道。

  “嘛,也是哈。说起来,境界你不能通过自身的能力对崩玉进行补完嘛?”于金接过崩玉,一边拿着崩玉端详着,一边对着自家斩魄刀问道。

  “不行的哦,如果吾真的是八云紫哪位境界的大妖怪的话,或者能够对崩玉进行补完。但是身为主公斩魄刀的吾,只能通过主公的能力以及脑中所有的知识去施展能力。所以……”境界说到最后瞟了于金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以我是个弱鸡没文化还真是对不起啦!”于金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了暴击,哭着跑到角落画起了圈圈。

  “嘛,主公,接下来说说崩玉能对我们产生什么作用吧。”境界没有理会自家主公的耍宝,而是冷漠的说起了正事。

  “来了!”

  角落里的于金散去了自己用灵力构成的墙角和手中的树枝,一路小跑跑回了境界的身边,捧着崩玉期待的看着自家斩魄刀。

  “总体而言,崩玉对于吾等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境界这般说道……

  ————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互联网+果树认领模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始神迹

风晓樱寒

始神迹

锦葵A

始神迹

血足

始神迹

妖池

始神迹

庙街四斗米

始神迹

玉仙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