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咆哮》。

一张苍白的脸,满是皱纹,没有胡子,一根胡子都没有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亲贤

接下來三人聊了一會,不過等周南圣嘗了幾口魚湯后,浮塵還是找機會走了,至于那個大碗,改天再來拿好了。

也想不明白,周南圣這么嚴肅的人,怎么會有一個這樣的姐姐。

快回到通向小屋的木橋時,遠遠的就看見顧胖子正在跟一個大漢交談,然后對方就走了,浮塵走過去對著顧胖子問是誰。

顧胖子揮了揮手手,憋著笑說是洪野,也就是跟簡兮比試的那個拿狼牙棒的壯漢。

回去的時候,走在橋上,顧胖子說道:“聽說明天總決賽其它峰也會來觀禮!”

浮塵沒有說話,顧胖子繼續說道:“孫淼淼可能回來哦!”

浮塵停下腳步,想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算了,每個峰這么多人,她在那里不受欺負就算好的了!”

第二天,上午浮塵還是照舊爬自己的樓梯,總決賽下午才開始,到時候大部分學員都會去殿前觀賽。

吃過午飯,浮塵、顧胖子、李榛三人來到武道殿前,在左側坐了下來,此刻的這里,已經在巨劍前放上了數十張桌椅,分為五組,前面擺滿了各種瓜果和酒水,再往前就是劃出來的一道戰臺了,周邊也都搭建好了觀眾席,從上至下,一梯一梯的。

此時,下面的座位上已經坐了差不多兩百人左右,密密麻麻的,前面分成五組的座椅倒是沒有人坐下。

一刻鐘后,一群人從武道殿里出來,分院長乾易真人和四位陌生的人走在一起,后面還跟著一大群人,就連東方長戈也是站在后面的位置。

不過有一道人影卻吸引了浮塵的目光,因為那是孫淼淼啊!

眾人分散坐好后,每組差不多也就做了十來個人左右,乾易真人和一些武道分院的老師就坐在中間的巨劍下。

孫淼淼隨著一群人坐在左邊第一組的位置上,不過卻是坐在后面,在一群人中,一眼就對上了浮塵的眼,兩人相視的笑了一下。

過了一會,乾易便對俞鴻云說道:“鴻云,開始吧!”

俞鴻云一步踏到中間的空地上,轉了一圈,然后再對著兩側的學員說道:“武道分院一年一次的大比如今迎來總決賽,有其余四個分院老師過來觀賽,望諸位學員運勢長虹!”

嗯,說的話和當初在山下文試開始差不多。

停頓了一下后,開口說道:“第一場,練體組顧大海,周小冬!”

說完,俞鴻云就退到了一邊,然后就有兩人走到了中間的空地上,周小冬就是周南圣家見到的那個師弟,另一人也是西院一起上來的,浮塵倒是有些印象。

浮塵撞了一下旁邊的顧胖子問道:“你怎么沒打進來啊!你不是比顧大海強嗎?”

顧胖子臉色一變,苦笑了一下看著浮塵說道,“敗給周小冬了啊!”

浮塵偷笑著搖了搖頭,繼續一心一意的看著孫淼淼。不過孫淼淼只是偶爾看一眼,過一會又轉過去,然后又看這邊一眼,反反復復,左側不少男學員都挺直了身子,然后整理整理了衣服,甚至還有人甩了一下頭發,有人還拿出鏡子照了照。

只有周南亞看得是咬牙切齒!

第一場比試,兩人也算是有來有回,周小冬還刻意放了一下水,打夠了兩刻鐘才結束,周小冬獲得了勝利。

俞鴻云上臺宣布了結果后就開始了第二場,脫凡組尹長宰對戰謝臨淵。

來觀禮的諸位老師也比之前認真了一些,畢竟這才是代表凡人境的真實實力。

孫淼淼身子先前移了一下,對著前面正中間以為中年女性說道:“師父,我能出去一下嗎?”

中年女性點了點頭。

孫淼淼看著浮塵方向笑了一下,兩側觀眾席正中間,也就是大道那邊指了指,就起身了。

左側觀眾席的不少男學員眼神一亮,盯著孫淼淼的走向,浮塵直接起身朝著下面走去,一些男學員也直接走了下去。

孫淼淼繞著觀眾席后面,來到了大道不遠處的公告欄下,靜靜的看著這邊。

這一下子,不少左側的男學員就直接擁了上去,浮塵倒是一點不著急的走在后面。

不少人直接上去就問道:“這位師妹,不知如何稱呼啊?”

又有一俊俏公子直接擠開那人,搖著扇子說道:“師妹明明是來找我的,對吧師妹,在下陳溫實!”

浮塵認了出來,這人就是坐在自己前面啊,難怪會認錯。

之后又有不少人做了個自我介紹,但是孫淼淼也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話的意思。

浮塵還在后面有點遠的地方停下看著。修士我不確定他能不能抵住誘惑!甚至說為了這寥寥幾顆果子就可以選擇屠你滿門!”海塵風說完看著洛崖!

洛崖現在才知道這個東西的重要性,于是說道

“我知道你的為人,所以我才拿出!”

那海塵風笑笑暗道,這小子的心思他怎會不知道,肯定是沒有想到這個果實的重要性!否者不會輕易的拿出來,玩意隔墻有耳呢!還真是應了那句話,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

海塵風又說道“上次你給我的那個武技,我已經參透了,沒有想到,你這個小小的本子上竟然有此大道!那些技巧都是極為精妙!猶如鬼魅一般!”

“我還有一種鷹爪功法,鬼鷹九式!你要不要看看!這個我不能描述出來,但是我能自己表現出來!”洛崖說道,那海塵風微微點頭。

洛崖站在那庭院之中,雙腳微開,手如鷹爪一般張開,手上的招式已經是千變萬化了,但是加上洛崖的身法更加是鬼神莫測!

這就是鬼鷹,手掌發力,帶動身體,飄忽不定之間卻又是極為規律,身體猶如一張滿月的雕弓一般,那海塵風看著洛崖的出手,簡直就是細節到了末端,這鬼鷹九式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

洛崖不久就為海塵風演示了一遍,那海塵風已經入定,開始修煉了,洛崖也是不便打攪,這下他要開始出去了,天色不早了!

洛崖來到了洛無意的房間之中,為帶上了兩件黑袍,這都是洛崖經過處理的,一般人可是不能看出你的身份,而且這個修武的世界,身披一件黑袍怕是最基本的裝備了吧!

洛崖不久就為洛無意準備好了,二人就這樣開始出門了,洛無意說道

“臭小子,這樣能行嘛!要不還是算了吧!”

“沒事三叔,我經常用這個!”洛崖笑嘻嘻的說道。

他們接下來就是進入到了那夜市中,洛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還有人跟著他們正是那到來的大姐與玉蛟,只聽那玉蛟說道

“這就是那先生的徒弟嗎?長相雖說好看,但是修為也太低了吧!”

大姐心中早就有了定論,這家伙竟然欺騙他們,但是他竟然真的把老六與老八救活了,也有那么一些機遇!于是說道

“這就是那先生,哪里是他徒兒!把你們騙得團團轉。”大姐突然說道!

“不會吧!那先生的修為可是能站在巔峰的人!眼前這人不過聚靈境而已!”玉蛟驚訝的說道!

“這些我等以后給你說,我們先跟著他!”

大姐說著繼續跟著,他當時第一眼遇到的時候,就覺得此人年紀不大,如今看來日確定了!

玉蛟也是沒有說話,就跟著那大姐,看著洛崖與洛無意繼續前行,心中也是不知道說什么!他身前這個孤寒如雪的大姐,竟然被一個未成年輕薄了!

洛崖跟著洛無意直接翻過了那洛家的高墻!洛崖與洛無意走在那條大街上,洛無意看著眼前的夜景,當年可是沒有這么繁華!僅僅十幾年過去,這里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嗎?

洛無意太小看這十幾年的光景了,這十幾年過后的天香,已經是強大太多了!看著這里繁華的街道,還有那些售貨的商販,洛無意心中也是有些驚訝,這里以前可是一條爛大街啊!

洛崖跟著洛無意走過了許多街道,看著那湖中的游船,還有那夜市里各種各樣的小吃百貨,這些都是那些所謂的有錢人喜歡的地方,許多富家子弟喜歡來這些地方玩,因為玩的開心,還花不了多少錢!

洛崖跟著洛無意一條條的走過商店,那些洛無意還記得的老店,有些已經倒閉了,有些依舊紅火!

看著那些時日,洛無意就覺得有些物是人非的意思,他與洛崖一路走著,然后又說一些他們的過往!洛無意好像回到了十年前,那時候他哥哥還沒有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如今一切都沒有了,只得人生感嘆一番了!

他們二人路過了那個大橋,洛無意在跟洛崖說著十幾年前的樣子,雖說那些都是洛崖的記憶中的事,但是聽洛無意說起來覺得更有意思!

正當他們開心的時候非要出點事惹人心煩!洛崖感覺這又是似曾相識的感覺!

依舊還是那個流花堂,門前還是圍著一群人,這次的人依舊是那個光頭大漢,洛崖與洛無意原本想要離開,但是卻還是沒有離開,前去看看到底什么事!

洛崖看到了中間有兩個人,一個是個女孩子,一個是個男孩子,看起來那男孩子應該是弟弟,此時那女孩子正在苦苦哀求這那個光頭大漢,請求放過他弟弟!

這些圍觀的人還與上次的一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或許是那流花堂太有名氣了,那些窮人見多了,甚至當作一個節目來看了!

雅娜接着说道:“我们躲入介子须弥药鼎吧!介子须弥药鼎乃是有着天地同源的气息,这九幽阴剑也是天道同源的一种,自然就是奈何不了介子须弥药鼎的。”

琉璃听了顿时点了点头,接着她心念一动,介子须弥药鼎便从她的藏神威無奈,“對不起,師弟,一切來得太突然,誰也不知道新人類聯盟七神天會出手”。

上圣雷恩怒吼,“那榮耀殿堂那些天才怎么沒事?其他人怎么沒事?就小隱被抓走?”。

上圣神威搖頭,“我不知道,新人類聯盟唯獨抓走了小隱,還......

”梁妈道:“你……你没有别的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你都段玉笑道;一点也不错。华华凤快,何况,一个好赌的人,连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咆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成仙当祖

苍狼客

成仙当祖

长松

成仙当祖

楚之囚

成仙当祖

油炸蟑螂

成仙当祖

乡下人冷爷

成仙当祖

冷山就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