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道大劫》。

来的果然是萧少英。他穿着一身崭新的薄绸衫,上面却又沾满了”陆小凤道:“他为了想知道这件事的结果,所以才要叶秀珠在

“打他。”

“上啊,揍他。”

“就那里,上勾拳。”

随着此起彼伏的喊声。少年的眼里又露出了一丝绝望。

脑海里浮现出老爸慈祥的话语:“年轻人不要争强好胜,考试遇到什么问题,要用脑子解决”。

现在这情况怎么用脑子解决,面前这个少女显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还狡辩什么,像个男人一样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不行。我今天一定要砍死你,血债血偿。”考试的人群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酸臭的考场,在外面围成了一个圈。圈中一男一女对峙着,匆忙赶到的王虎老师已经发现人群中那个男的,就是之前第一个喷洒……嗯,喷洒……人体精华的少年,也就是这次砸考场的始作俑者。

而那个女的好像也是一个考生,但是之前并没有注意到,一袭黑色风衣皮裤的搭配,干净利落,没过肩的短发,用两只发卡固定住,避免挡住双眼,也正是这样,锐利的眼神毫无遮拦,直直地盯着她的敌人。

少女右手缓慢的从背后拔出2把短刀,刀通体黑色,隐约刻着两条龙,从匕首的尖端蜿蜒至把手,还没等看清,娴熟的甩了其中一把到左手,放低重心,微蹲,已经做好进攻态势,非常的专业:“大家说砍死他好不好啊?”

“吼啊吼啊。”王虎老师倒是想这么喊,就是这臭小子害得自己颜面全无,砍死他也是应该的,但毕竟是在学校内,死人总是不好的,到时候一堆报告还是要自己写。

没想到边上却有混蛋已经起哄助威喊了起来,侧过脸一看,这起哄的混蛋,不是别人,正是嫌事还不够大的校长。她一本正经地混入了围观群众的队伍里,而周围也没人认出她是谁,毕竟不笑起来看起来就一个普通人。

人群中一听有人起哄,也纷纷起哄了起来,并没有人打算阻止这场猴戏。

“临死前还有什么话……”

没等少女讲完,少年就发话打断了她:“不要生气嘛,要不要喝点开水?”

缓和气氛。

缓和气氛。

缓和气氛。

只有这样才能救自己,他是这么想的。

“艹!!你她娘在耍我是嘛。”少女明显并没有被冷笑话给缓和到气氛,相反是被这直男思维给激怒了。

没等他再说下去,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行进中左脚在侧面的台阶上垫了一步,作为支撑点一使劲,瞬间往右腾空起半个身,反手就是一刀迎面砍去。姿势干净利落,显然不是第一次战斗。身法熟练,姿态稳健,连边上围观的校长也不由得感叹了句哇哦。

少年显然是没想到对方就这样杀了过来,慌乱中从侧面的口袋掏出一个扳手格挡。

当的一声,虽然说男女间的力量本身有差别,普遍女性在力量上是远不如男性的,但是这一下格挡也是震得少年虎口生疼,扳手差点把持不住掉在地上。

“姐,我叫克里,交个朋友,你饶了我吧。”没等第二刀砍过来,这个自称叫克里的少年,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举起扳手挡在眼前,摆出了架势:“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逼我出绝招。”

“哦?”校长轻微地扬起了嘴角,王虎老师这时候偷偷看了眼校长,校长果然是一脸想要欣赏绝招的表情,并不打算阻止他们胡闹下去。

如果这时候自己去阻止他们,怕是要结结实实地吃校长一发火球。但是如果没人去阻止他们,万一学校里出了人命,自己好不容易混到一个教导主任的地位怕是又不保,真是进退维谷,王虎老师面对人生最大的危机。

想到这里的时候,只见克里把扳手丢到了地上,双手撑地,身体前倾,如同一只蛤蟆一般地趴在地上。

“蛤蟆功?”王虎老师也是见多识广的,这些年南征北战,和帝国打得难解难分。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法术、技能、招式,但是却从没见过蛤蟆功,这种上古文明的小说中叙述的功夫。

“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武术吧?”王虎老师走了几步,悄悄地靠近校长并询问道,声音略轻并不希望让太多旁人听到,以免让未来的学生认为他是一个无知的老师。

校长的表情也从好奇开始转为迷惑,这样的绝招她也是没亲眼见过,即使几次三番与帝国派出的猎魔人交手,也没看过这样古怪的招式。而王国中,几个大家族似乎也没有听闻有谁会这类功夫。

“决一死战吧,我叫陈岛圆子,请多指教。”少女打破了僵局,将双手的利刃转为反手拿,双手置于身后,一副准备突袭的样子。

趴在地上,如同蛤蟆一般的克里,这时候缓慢地抬起了头,一股气息扑面而来,让陈岛圆子吓了一跳。

对,一股气息!

难道?!难倒是!!!

连周围人都能感受到

无法想象般的

气息!

是的!

是弱者的气息

扑面而来弱者的气息,伴随着泪涕横流,克里一路从那边飞速地爬了过来。

“姐姐你摇了我吧,摇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趁陈岛圆子不注意,已经话都说不清楚的克里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把眼泪鼻涕都抹在她的靴子上。

“我不是故意的,您放过我吧,姐姐大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

这叫陈岛的少女,也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一般按照以往的经历,双方互撕,往往对方不是:

“小妞你嚣张什么”就是“和你拼了”之类的戏码,从没见过有人用如此怜悯且可悲的语气诉说着如此不要脸的事情。

“你放开我,放开我。”虽然很想一刀插下去直接捅死他,但是现在这样反而有点下不了手,与强者对峙才能更强,对弱者下手只会更弱,是母亲从小的教诲,遇到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拼命地想甩开克里。

但是没想到克里倒是越抱越紧,仿佛是动物园的小熊猫(猫熊),抓了饲养员的大腿一样,宁死不肯松手,掰开左手上右手,掰开右手上左手。

场面一下子颇为难看。

“唉。”看到这一幕有点大失所望的校长,终于决定制止这场闹剧:“都住手吧。”

可是现场过于嘈杂的环境,根本没人注意到她在说什么。

“住山清又是一阵深深的叹息,只是差了一步啊。

大厅中一片沉默,二个月来,白家雷霆手段,再次让泰和府的亿万修士,认识到这个庞然大物的恐怖和强悍,虽然没有抓住凶手,但凶手的出处隐隐有了一丝痕迹。

白家已经决定,哪怕付出一些沉重的代价,也要将和凶手有关的势力,连根拔起。

白山清望了眼四周,最后看向了白凡非。

“凡非,我在雪野湖再继续查找一个月,你带家族阳宫境先行回去,丹湖境弟子留下十人,其余的也全部回去,至于凝基境的,继续在雪野湖一带巡逻。”

哪怕希望再小,白山清也不想放弃,这不仅仅只是找出杀害白宫的凶手,也涉及到自己的修炼。

一旦那奸滑的小子没死,只要抓住,他身上的秘密,将全部属于自己,而且,白山清有种预感,这个小修,没有那么容易死。

沈深没有死,却差一点就真正的死去,如果不是碎星已经认他为主,如果不是碎星塔恢复了一些实力,这次沈深真的已经死去。

此时,在碎星塔第六层的空地上,沈深依然没有醒来。

之前连续不断地施展识遁,沈深的神识几乎消耗殆尽,在雪野湖中源液也几乎消耗一空,导致了他整个人陷入了昏睡。

幸运的是在碎星塔中,那浓郁的源气源源不断地冲刷进全身的经脉,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填充着丹湖,而且丹湖拓展的比之前更大、也比之前更深。

碎星塔有条源脉,虽然已经只有原先的五分之一了,那也不是一般的源晶可以比拟的,源脉中蕴含着纯粹而完善的天地规则,比源晶不知珍贵了多少倍,这一刻,都蜂拥着冲进了沈深的身体,沈深的境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前狂进,几乎快要逼近凝基七重了。

枯绝的神识也一点点恢复着,恢复神识的最好丹药是隐识丹,另一种办法,就是通过彻底的深睡来慢慢恢复,而这个时候的沈深,似乎完全失去了知觉,没有任何的分神,如此,变异的七色神识,开始了缓慢的积累,而且,比之前更加凝实,也更加坚韧。

而身体上那些被湖水侵蚀的伤痕早已经消失不见,炼神诀依然在自动着周天的运转,虽然没有突破第四层,但在这个源气无处不在的环境中,沈深不主动修炼,炼神诀也可以有效地修复身体的创伤,种种机遇让沈深有了一种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身体慢慢地有了感觉,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力量开始一点点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沈深的手动了一下,似乎漆黑的一个空间,突然有了一丝光明,只是眼皮有些沉重,好象将要睡醒的样子。

自己睡着了?

沈深一个激愣,猛然坐了起来,之前种种刹那间都回想了起来,这是碎星塔的第六层?自己也没有死去?感觉到浑身强悍的力量,沈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原来,是碎星塔在生死危急关头自动护主了。

现在在哪儿了?

下一刻,沈深神识扫了出去,一片坚实的砂石滩出现在沈深的神识中,湖水平静无波,又寂静安宁,看来碎星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沉到了湖底,命总算是保住了,沈深心神彻底地放松了下来。

看来自己在沉睡的时候,源液不但恢复到了巅峰,修为更是逼近了凝基后期,而神识不但全部恢复,比以前更加强悍,沈深刚想收回神识的时候,下一刻,远处那时明时灭的一点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湖底的宫殿?

不远处那隐隐约约的地方看上去确实有一座宫殿,只是有些残破,那时明时灭的亮点,好象千万年来都不曾熄灭,雪野湖底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沈深的心瞬间火热了起来。

沈深操控着碎星塔想要靠近那个朦胧的宫殿,却感觉到体内丹湖中的源液飞速流逝,碎星塔才前行了一点,顿时心下一沉。

自己可以操控幻化后的碎星塔,却对本来面目的碎星塔,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想想也是,幻化后的碎星塔只是具备了飞行的功能,而本来形状的碎星塔,可不仅仅只是飞行功能了,其防御和攻击都极为强悍。

以现在自己凝基境的修为,想要完全掌握,还远远不够。

想通了这点,沈深试着以心神牵引,慢慢靠近那处明灭不定的宫殿处,发现比刚才自己用源液催动要快了不少,也更加轻松,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碎星已认自己为主,只要心念一动,碎星塔就能缓慢移动。

短短数里距离,沈深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慢慢到了宫殿的前面,正想着如何才能进入的时候,宫殿前那一扇沉重的大门,却无声开启了半边,沈深一喜,立即催动碎星塔,从半开的大门中冲进了宫殿,大门在身后再次无声地关闭。

沈深闪身出了碎星塔,然后把塔收进了紫府深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宫殿充满着一种远古沧桑的气息,空间不大,方圆也就一里左右的范围,四周的墙上,包括宫殿的殿顶,全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画面,既有人形、也有凶兽的样子,还有一些巨大无比的怪异生物形象,完全超出了沈深的认知范畴。

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沈深放心地靠近了壁画,仔细察看了起来。

无论是人形,还是凶兽或是那些莫名的生物,都不是沈深认识的,这是一个什么世界?这些生命,又是在哪儿存在?沈深的脑子中充满了无数的疑问,至少在落基大陆,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记载。

雪野湖的传说很多,但丝毫没有片言只语记载着这些历史,看来这座宫殿从未有人来过,也不知在湖底沉没了多少年,从宫殿的气息和痕迹判断,应该是无数万年来,都没有人能够进入。

在宫殿的一角,有一张洁净的玉台,玉台上面只有一枚漆黑的牌子,沈深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作的,也没有任何源力的波动,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哪怕无意间落在地上,都不会有人去弯腰捡起。

沈深退了一步,神识蜂拥而出,笼罩了整个宫殿的空间,依然没有丝毫的危险气息,那牌子也没有任何异常,除了之前宫殿的大门,这儿没有任何出口。

沈深走向了殿门,试着推了推,殿门却纹丝不动,心下一惊,接着源液全力激发,双手按上了殿门,下一刻,沈深腾空而起,倒飞着落到了远处跌坐在地,‘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王二虎此時正活蹦亂跳地避開一道道的雷電,只不過那些雷電可不是那么好避的,拐個彎又劈在了王二虎的身上,直接就把他身上的衣服劈光了。

“哎呦!疼疼,哎呦!疼死我了!”王二虎怪叫著到處亂跑,卻沒跑過雷劫,來說被劈,身>水牢,是公孫沐雨所能釋放的最強束縛力量,而且水牢的范圍越小便越堅固。

但水牢的范圍太小,是很難束縛住敏捷的搜查官,除非能夠讓其在原地無法動彈。

但這又有什么辦法能夠讓搜查官乖乖聽話待......

古人喜欢把大智慧融进琐碎生活到,陆小凤还在笑,就连做梦也毒心神魔一掌落空,双掌挥处,随葬,宜得子铭以藏。”公之名,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道大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时间置换

下雨石

时间置换

Z金

时间置换

逍遥游游

时间置换

泡芙笑笑

时间置换

水鱼要吃素

时间置换

老猫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