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刑罚使》。

这使得跟在她身后的陆小凤愉快不如越墙而入,反正叶家兄弟也

沈問丘蹲下身子,用一種顯得和藹可親的表情對著眼前的小女孩問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抱著大大的類似金華火腿的女孩,用她那奶聲奶氣的嬰孩聲,很不滿的道:“你才小朋友,你們全家都是小朋友,本姑奶奶都五百歲了,做你祖宗的祖宗都還有余呢?你有什么資格叫我小朋友?”

沈問丘曼麗滿臉黑線,沒想到這小東西,在這方面弄得那么清楚,低眉順眼的問道:“那小祖宗,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見他這樣低眉下氣,一點骨氣也沒有,罵了句“呸,沒骨氣”,就沒再搭理沈問丘。

相較于沈問丘的好脾氣,蘇云欣直接亮出她的棱刺,冷言道:“回答他。”

小女孩沒想到這個漂亮的小姐姐,這么暴力,動不動就玩利器,這它-媽-的是你該玩非東西嗎?立時,“哇”的一聲哭了,口齒不清依舊是奶聲奶氣的娃娃音道:“小流蘇。”

蘇青樹幸災樂禍的掐著小女孩的臉蛋,一副老大人教訓小輩樣,道:“唉,跟你好好說話,你不好好回答,非要惹我姐生氣,你說你是不是自個兒欠打?”

小流蘇雖然可以勉強達到融江境的實力,但她也算是半個修行者,知道這輪回小世界傷了沒有修為的人會受業障纏身,修為寸步難進規矩。

因此她也不敢在這傷人,不然這輩子都別想成為真龍,當然,更重要的是她那小娃娃心智,哪有反抗的心智,所以她也從來沒有過想要使用仙靈之氣的意識。

她雖然有了靈智,卻還是小孩子的心智,被蘇云欣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刺客一嚇,心中自然害怕,不情愿的哭著道:“我再也不頂嘴了,你們問什么,我答什么,還不行嗎?”

蘇青樹這家伙又再她紅撲撲的小臉上捏了一把,道:“早這樣不就完事了嗎?非要逼我們打你,搞得我們好像是不講道理的人似的?”

沈問丘沒好氣對蘇青樹道:“好了,好了,別嚇唬她了。”

他也沒想到這個小流蘇這么外強里弱,白長了這么一副兇悍的皮囊,對著她笑道:“小流蘇,我問你是不是齊先生讓你在這等我們的。”

小流蘇知道剛開始自己沒有理會這男人,那個漂亮的小姐姐就拔出匕首來要殺自己,也不敢再向他擺譜了,也學著沈問丘的好聲好氣樣,用她奶聲奶氣的聲音說道:“我是在等人,可是我不認識什么齊先生。”

沈問丘確信齊先生說的是這個小女孩,給她描述一下了齊先生的樣子,她終于想起來一年前自己遇到的那個慈眉善目的爺爺。

他還給了自己糖吃,自己的修為莫名其妙的增長了好幾個小境界,她興奮的說道:“你就那個給我起名字的爺爺說的哥哥。”

眾人終于才明白為什么一條蛟叫“小流蘇”。

原來這個小流蘇的名字是齊先生那個給取的,難怪這么文雅。

沈問丘聽了她這話,心中一喜道:“對,對,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小流蘇早就忘了,剛剛蘇云欣拿匕首嚇唬她的事,露出了激動的笑容,道:“好啊!好啊!”

眾人站在一起,準備穿越蟲洞。

可過了好一會兒,他們還在雪地里,小流蘇和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沈問丘疑惑,問道:“小流蘇,我不是要穿越嗎?”

小流蘇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奇怪的答道:“對呀!”

沈問丘擺擺手道:“那你怎么不穿越呀?”

小流蘇道:“可是我不知道穿越的方法呀?爺爺也沒告訴我呀?”

沈問丘想了想,好像齊先生也沒告訴自己穿越的方法,問道:“齊先生就沒有給你一點提示嗎?”

小流蘇惘然道:“爺爺只是給我取了個名字,給了我一瓶糖,告訴我一年內有個哥哥會助我穿越蟲洞到五洲去,到了五洲哥哥會幫助我尋求真龍之道,并沒有告訴我其他的。”

沈問丘問道:“那糖呢?”

小流蘇不好意思的指指自己的肚子,又拿出一個小瓶子,道:“就剩這個瓶子了。”

眾人聽了小流蘇的話,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坐在雪地里。

蘇青樹罵道:“靠,齊先生不會是在坑我們吧?害我們風塵仆仆的跑了四個月,都白瞎了。”

沈問丘沒有理會他的抱怨,他在想齊先生應該不是這么不靠譜的人呀!是不是自己漏了什么細節。

一直沒開口的公孫銘問道:“問丘,齊先生給你的信真的沒有提過這穿越的方法嗎?會不會是我們漏了什么細節?”

沈問丘搖搖頭表示沒有,并從懷里取出那封化作一到金光后有重新化為普通書信的信遞給公孫銘。

公孫銘打開書信認真研讀起來,生怕錯過一絲細節。

當他讀到“寒潭之下有一靈物,得蟲洞恩賜,從蟲洞逸散出的仙靈之氣吸納了不少引入體內,修行五百余年,由蟒化蛟,得開靈智,身化人形,識得人語,口吐人言,欲化真龍,卻缺乏引渡之人,助它穿越蟲洞。四處求人卻無人理會,我見它可憐本想引至强月魔。我感觉,月魔如今已经确信,我才是首要目标。那个,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月魔来看,你们的死活不影响大局。”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都变得有些怪异。

“不是刻意针对各位。”虞渊很认真,“我在禁地试炼时,得到一些东西。那东西,令我能克制月魔,也让月魔拼命想要除掉我。所以,和我一道儿的,百分百会再次面临月魔。而和我分道扬镳了,或许月魔都不会理睬。”

“此言当真?”樊离眼睛一亮。

站在远处的他,最近一段时日,和大家格格不入。

因为他已经感觉出,众人都在排挤他,都在暗中疏远他。

之所以厚着脸皮留下来,就是因为他害怕一旦远离群体,会成为月魔攻击的对象,而他又没“祭魂球”,没有能力斩杀月魔。

此刻,听虞渊那么一说,月魔一心只想杀虞渊,再联想起之前那一战,至强月魔突然调转目标……

“我是月魔首要目标,月魔只会尽一切的手段,来轰杀我。”虞渊再次表态,“所以离开我,兴许就能避开月魔。离我越远,碰触到月魔的可能性,就会越低。”

“那好。”樊离点了点头,向李禹、虞渊拱拱手,“告辞。”

话音一落,他孤身一人往前往银月帝国的禁地口而去,义无反顾。

他是第一个,做出不同选择的人。

旋即,便是蔺竹筠。

得到虞渊重新保证的蔺竹筠,也道:“我们,决定去来时的入口。”

“恕不相送。”苏妍微笑着,说道:“祝你们,一路顺风,平平安安。”

蔺竹筠,带着蔺家族人,渐行渐远。

再没有其他人,选择离开,而是凝望着李禹。

李禹的决定,对剩下的,那些城池的试炼者来说,至关重要。

“帝国那边,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我也觉得,禁地深处必有异常。”李禹考虑了一下,终于说道:“我和虞渊一道。”

“欢迎。”虞渊在前方,扬声高喝。

樊离和蔺竹筠的离去,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轻松。

阴险毒蛇心性的樊离,留在大部队当中,就是一个隐患,影响内部团结。

至于那蔺竹筠,还有蔺家的族人,一直都敌视他,显得有些不合群,以后真的遇到大麻烦,蔺家不但指望不上,还可能落井下石。

“虞渊,你是不是有预感?”詹天象凑上前,嬉皮笑脸地说,“禁地深处,怕是另有玄机吧?你老实说,是不是有预感?”

“我只是觉得,在那禁地深处,或许有什么异常发生。具体如何,我也说不明。”虞渊回道。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众人都在旷野赶路,都依照李禹的指引,往禁地深入。

李禹,是真正做了功课的,他对禁地的地形,方位,甚至一些坑洞有什么,竟然都心中有数。

如果没有虞渊,没有虞渊得到那道古老剑魂,他会是最称职最合格的领袖。

月魔,迟迟没有现身。

有妖丹在手,虞渊敢于继续修行“煞魔炼体术”,他在这期间,夜夜苦修,借狂暴、混乱的灵气,一遍遍洗涤血肉。

他无比清晰地察觉出,他筋脉都被开拓,浑身的骨头,也坚硬了太多太多。

蕴灵境初期,乃是淬炼体魄,令血肉脱胎换骨的关键,他在此境界,打下了磐石般的坚固基础,这会令他以后在破玄境,都大受裨益。

数日后,严家的严禄,在一次修行后,成功踏入破玄境!

而别的人,面临着月魔的恐怖压力,顶着严苛的环境,居然也都在纷纷破境。

有人,从黄庭境初期,迈入到中期。

有人,从蕴灵境,抵达到黄庭境。

压力,恐怖,反而激励了众人,让大家拼命修行,相互之间,还讨论修行的诀窍。

连向来冷言寡语的李禹,有时候被人请教,都会给予一两句指点。

在樊离和蔺家族人离去后,剩下幸存者组成的队伍,面临着月魔的威胁,空前团结。

“哥,我元灵丹用完了。”

虞菲菲这天夜里,不好意思地,来到虞渊身旁,说道:“我也破境了,现在是蕴灵境中期,我需要元灵丹助我淬炼体魄呢。”

“元灵丹是吗?”旁边的苏妍,突然插话。

虞渊疑惑地望去。

苏妍从静坐状态起来,走向虞菲菲,递出两枚丹药,“这是我们苏家炼制的元灵丹,在蕴灵境修行,能助你迅速恢复。”

虞菲菲愣在那里,求救地望向虞渊,待到她见虞渊点头,才急忙道:“多谢苏小姐。”

她在心里,是畏惧苏妍的,因为她早听过苏妍的名号,知道苏妍的父亲,乃苏家下一任的家主。

虞家和苏家以往的相处,都是小心翼翼,苏家安排过来和虞家接触的人,都趾高气昂。

如今苏妍主动拿出两枚元灵丹,而且分明不收取任何财物,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不用客气,你哥帮我们大家太多,区区元灵丹而已,不足挂齿。”苏妍摆摆手,便来到虞渊身旁,犹豫了一下,轻声说:“辕家和赵家的元灵丹,是怎么一回事?”

……

只见姬冰雁终於走了回来,神情的老人?“黄振标一惊。”是你

大门又被打开,古口古天古地他们接着便看到了小红忽然走了进来。在小红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影,是一个大剑王之境的剑道者,这个剑道者自然就是林晓锋了。见是小红,他们先是齐齐一愣,接着便大叫道:“小红,快逃啊!”

  这简直不要太轻松。

  叶枫总算是第一次享受到了叶小黑诞生之后的福利,这免去了他修炼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刑罚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江湖录

梦朝南

人间江湖录

墨客007

人间江湖录

想你的时候

人间江湖录

宅男02

人间江湖录

绝天666

人间江湖录

尚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