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丑了》。

白衣美妇望着湖水呆果的出了半近出,期顿首车前曰:“臣闻古

“這個,師侄啊,你得給我好好講講,這些天你們倆都發生了些什么,我們可真的有點擔心啊。”周龍帶著他們兩人,回到了城內,也不待他們休息,便在房間內問了起來。

這萊昂將軍也饒有興趣地搬了個凳子,坐在了一邊。

克里把這些天發生的事:自己如何發現被偷襲的,如何追出去的,如何混入敵營,如何和圓子引爆對方的物資庫,如果逃回來,一五一十的都給他們二人交代了。

說到興奮處,這周龍和萊恩不由得拍桌子叫好。

“對了,最后你那車子是什么?好像和我們的懸浮車有些不一樣啊。”

克里不知從何開始解釋。

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想嘗試具現魔晶石,可魔晶石的結構他始終無法理解,無法理解的東西,也就無法具現出來,更不要說提供動力給車輛。

所以他只能仿照著之前歷史書上偷看到的蒸汽機,做了一個差不多的東西出來,然后通過鉸鏈和齒輪,把這蒸汽機的動力傳輸給輪子。

而這蒸汽機,之所以能源源不斷產生蒸汽,就得靠陳島圓子的法術,給鍋爐施加了附魔。

鍋爐加熱水,產生了源源不斷的蒸汽,推動了氣缸,再連接到飛輪,帶動了整輛車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沒有裝剎車這東西,如果不是周龍一把摟住他們,怕是粉身碎骨了。

當然,他可不敢對周龍他們說,是歷史書上偷看的東西,只能搬出老爸做掩護。

這周龍一聽,他家是做魔道具的,那會做點稀奇古怪的東西,也是合情合理,并沒打算追問下去,而是更多的關心帝國軍的情報。

克里便把他在帝國軍內,看到的聽到的,又全都抖了出來。

周龍聽到一句話后,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果然如此嗎?萊恩,你先出去下。”

~

“今天,帝國退軍了。”涼州城內,周龍又一次舉起了酒杯:“大家早上應該都接到通知了吧,我接到王國來的命令,這些學生馬上就要離開這里,回學校繼續讀書去,所以這杯酒,我要先敬師侄克里。”

城內,法師們齊聚一堂,慶祝帝國退兵,這先是守住雍州,再是攻下涼州,現在又是守住了涼州。

王國只要稍微再派些增援,這北方戰區可就是固若金湯了,學生們差不多也是該回去了。

大家紛紛舉起了酒杯,面朝著克里,克里也就端起了酒杯。

“你們很好奇,為什么帝國那么快就撤兵了吧?”周龍看向了大家,賣了個關子:“原來就是他一把火,半夜燒了帝國的補給,以至于帝國兩天就退軍了,給了我們喘息的機會。”周龍說完就端起酒杯,一口氣把酒全喝了。

“這第二杯酒,還是要敬克里。”周龍把酒杯舉著,尼雅給他滿上了。

“是他,晚上發現了敵襲,提前預警了我們,使我們避免一場滅頂之災。”說完又把酒干了,甚是豪爽。

其他的法師也把酒干了,大家確實覺得,那天晚上有點僥幸,如果不是有人預警,誰會知道帝國的部隊那么快就殺到了。

“這第三杯酒……第三……”話還沒說完,周龍就倒了下去。

“師伯你酒量不行……”克里也倒了下去。

漸漸地整個部隊的人都東倒西歪,癱了下去。

“有毒……”裂空似乎還能忍受下去,但也是疼得滿地打滾,不住叫喊。

“唉……”一個人影走了出來:“本來沒想用這手段的。”

說完走了過來,拿出一把匕首,也不像什么反派角色一樣絮絮叨叨,直接對著周龍的脖子就割了下去。

這動作干凈利落,顯然是奔著取他性命去的。可這動手到一半就突然停住了動作,身體不住顫抖:“這……這是……”

“這是麻痹術,雷系法術的小技巧,利用電流麻痹你的神經,不會傷及性命,但是你也動彈不得。”周龍不無得意地晃動著手,手上藍色的閃電噼里啪啦的作響,顯然已經準備很久的樣子。然后另一只手撐在地面,一用勁從地上爬了起來:“我們懷疑你很久了。”

克里也咕嚕一下爬了起來:“我們確實一直懷疑你,但是沒有證據。所以只能偽造有王國通知,佯裝我們馬上要回學院去,這是最后的機會了,這樣才能把你給釣出來啊,尼雅。”

這個顫抖的人影正是尼雅。

“克里,你是怎么猜到的?

文能安邦平天下,

武可鞍馬定乾坤。

天庸劍院的辦學宗旨是為東瀚培養文武全才的棟梁之才。完顏皇室先祖昭武,以武力崛起于毫末,征伐四方,建立不世基業,聲振寰宇,國祚得以延綿至今。

天庸劍院文武并舉。以武為主,以文為輔。

是以,上午的授課內容,全部是“武”。

通過“特招令”進入天庸劍院的30個弟子,全部分散于東瀚弟子所在的班級。

男女分開授課,拓跋兮和莫芷萱編入女弟子班級。

龍青云所在的班級正好有冀北三大馬場的董其茂......

霍休目中忽然露出种无可奈何的长生剑,你去死吧!……这句话

玄金刀在龍鳴聲的加持下迎面撞上了烈焰刀,溫樊咬著牙猛地加大了力量的輸出同時還停止了精神力的加持,烈焰刀直接爆發氣勢大漲,相對的玄金刀上的氣勢也跟著爆發了起來,但是卻沒有能夠挽回敗局。

竇麟的攻擊被溫了啊!”刘景山转身朝吕泽消失的方向看过去,一张还未消肿的脸上满是戏谑。

吕泽什么都不知道,再说就算他知道应该也就一笑而过罢,此刻他已经上了楼,准备去跟齐采珊汇报一下昨天的事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行走在电影世界

牛仔西部

行走在电影世界

失忆的紫

行走在电影世界

祁鸽

行走在电影世界

鱼危

行走在电影世界

妗昭初见呀

行走在电影世界

冠滢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