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女神视角:鲁本斯为什么是鲁本斯?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园地 > 艺术作品 >
女神视角:鲁本斯为什么是鲁本斯?
时间:2020-05-22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时间进入欧洲的十七世纪,无论是建筑还是绘画,好像都开始走向了一种比以前艺术大师们的风格更具丰富发展前景的风格。弗兰德斯艺术家彼得 保罗 鲁本斯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
保罗 鲁本斯 自画像

之所以强调他是弗兰德斯艺术家,和他骨子里留存着的弗兰德斯基因密不可分,尽管他在最容易受影响的年纪去罗马接触到了当时最富盛名的卡拉奇和卡拉瓦乔艺术。弗兰德斯的画家总是对色彩缤纷的事物抱有极大的兴趣,他们更忠实于眼睛看到的,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描绘衣服和皮肤的质感,为了甲胄和珠宝的质感和色彩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地 开发 新的笔触。总之,他们在绘画上很有自己的一套,既不劳心于此前神圣的审美标准,也不总是关注那些看似高雅的题材。换言之,他们醉心于自己心里所想的,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注:弗兰德斯是今天比利时的一部分,也是当时尼德兰的一部分,而当时的尼德兰包括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北部部分地区,鲁本斯生于安特卫普,安特卫普是比利时最大的港口城市)

今天拿众多艺术家喜爱表现的《美惠三女神》来举例,鲁本斯为什么是鲁本斯。

美惠女神在古希腊曾有不同的说法,但普遍的说法是众神之王宙斯和泰坦女神欧律诺墨的三个女儿,从小到大分别是阿格莱亚(Aglaia),欧佛洛绪涅(Euphrosyne)和塔利亚(Thalia)。她们分别代表妩媚,优雅和美丽三种品质,一有盛大的活动时她们总是一起出现,并且常常是中间的女神背对着观者,左右两边的女神也只露半脸或半身。

基本概念统一了,现在我们来看正式的作品。

\
庞贝壁画 美惠三女神

早在1100年前,庞贝古城里就出现过她们的画像,色彩单一,光线柔和,三个女神略带仪式感的面容和身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宗教仪式后的庄重感。

\
拉斐尔 美惠三女神 1504年 17x17cm 法国尚蒂依孔代博物馆

如果说庞贝古城里的美惠三女神时间太早,那时候的艺术家还不善于抓住各位女神的特点,导致女神看上去程式化,但文艺复兴时期拉斐尔笔下的《美惠三女神》同样让人产生一种克制的情绪 画中三位女神体态优雅,身材匀称,手拿苹果,身挂吊饰,眼神望向下方 在冷静的蓝黄对比色调下,让人忍不住想 臣服 在女神的脚下。

\
波提切利 春 藏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
波提切利 春 (局部)

同一时期的波提切利的《春》中也有对美惠三女神的描绘。三位女神扬起手足翩翩起舞,终于有点接近神话故事中 用歌舞给聚会带去欢乐 的美惠三女神形象。他给女神穿上了若隐若现的薄纱衣裙,将她们的身材妆点得更加修长,尽管美艳动人,但让我们首先注意到的是某种带有象征意义的美德,高尚圣洁,而不是神话故事中女神们的快乐时光。

\
布歇 美惠三女神托起爱神丘比特

巴洛克时期的布歇是和鲁本斯所处时期接近的艺术家,他创作了一系列神话和爱情故事。笔触轻松,色调温柔且略显暧昧,女神高举象征爱情的小丘比特,仿佛她们也化身成了传播爱意而非简单欢愉的女神。

\
安东尼奥 卡诺瓦 美惠三女神

雕塑家也爱表现这个主题。新古典主义雕塑大师,安东尼奥 卡诺瓦的《美惠三女神》温婉柔美,每一处曲线都十分考究,坚实的肉体看不到一丝赘肉,却又让人觉得饱满可爱,她们从白色大理石中徐徐升起,即便交缠在一起,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腻味,仿佛女神就应该是这样毫无瑕疵。

以上所有艺术家都将女神高尚神圣的一面拿捏到位,却始终也告诉我们 我们应该像爱神一样去看待她们,去爱她们。

\
鲁本斯 美惠三女神

\
鲁本斯 美惠三女神(局部)

但淌着尼德兰血液的鲁本斯可不这么认为,他更愿意让女神来到自己的身边,或者说,他觉得女神就在自己的身边。可不,画面最左边的女神,就是鲁本斯拿自己妻子为蓝本画的。鲁本斯的《美惠三女神》构图繁复,色彩明艳,女神的身材不仅圆润饱满,甚至还溢出不少赘肉。这还能叫女神?可当我们忽略这些细节,我们又分明看到三个神情优雅,妆容得体的女神在相互交谈,她们沉浸在自己的欢愉中,这种欢愉又如此令人动容,让人忘记距离,想要融入其中。这是世俗的,却也是最接近神话本身的。

鲁本斯一生没有经历过大风浪,儿时在母亲的鼓动下学习绘画,青年时在罗马亲眼所见当时最好最前沿的艺术作品,中年结婚生子为宫廷作画,吃穿不愁深爱妻女,且一生忠于自己的宗教信仰,这在满是宗教斗争的年代实属难得。他眼里的爱可不就在自己身边么?常常有人用肉欲去形容鲁本斯的画作,并以此将鲁本斯定义为风俗画家。或许这是画面最直接的体现,但鲁本斯可不在乎,因为他只是生于弗兰德斯的鲁本斯,是将女神留在身边的鲁本斯。

长按立马进店

\

购藏咨询/商务合作

添加馆馆微信:

wn1037672297

编辑:




上一篇:【香港蘇富比】趣雅东方:当日本战后艺术遇上中国当代水墨
下一篇:没有了